紫砂情缘跨海一壶牵

1996年六月三日下午四时,当代紫砂巨擘、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顾景舟,与世长辞,享年八十有二。当天傍晚,顾老义子陈应琳与学生潘持平随即向拨了通电话,告知顾老的忘年之交——宋哲三这项噩耗。

 

 

六月七日清晨,风尘仆仆的宋哲三出现在宜兴紫砂工艺厂——顾老的告别式会场,含泪送别这段跨海的忘年情谊。

 

 

与紫艺宗师的忘年情谊

 

 

整整三年后的今天,坐在顾老曾到访过的宋宅茶室中,念旧的宋哲三仍不胜唏嘘地说道:「当初接到这通『最不愿接到』的电话时,心底的震惊哀痛,笔墨难以形容,第一个闪过的念头便是——再远,我也一定要赶去送别顾老!」尽管当时宋哲三庞大的补教事业,正为迫在眉睫的大考及暑期黄金档而忙得不可开交,但他毅然放下一切班务,以最短的时间办妥证件,只身奔丧。他的情义,感动了顾老的亲属与,「虽然我与顾老相识不及十年,但心底一直把他视为自己的父亲般,有种孺慕之情。」顿了好一会,宋哲三似在平定心底的波涛,然后补充道:「至今我仍很庆幸当时,放下一切,赶去送别顾老的决定,否则,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白手起家一世与学子结缘

 

 

提起宋哲三,在的补教界可说是「教父」级的地位,他和挚友林荣潮联手创建的「文成」系列补教王国在全省各大都市都设有据点,由于特重师资、管理、环境,所以升学率极高,在学子间享有盛誉。谈起自己当年的创业历程,宋哲三脸上不禁泛起奕奕神采,「记得刚创业时,常常是白天上课、刻钢版,晚上再跑出去街头发传单。」「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次开班时,只招到四个学生,一个收一百元,另外三个家里穷都没收钱……」宋哲三做事情十分专注,近三十年的补教经验,让他深深了解天下父母希望子女成龙成凤的殷盼,也更了解学子们进补习班的理想与矛盾,于是他不惜斥资使教学环境达到五星级的舒适、安全水准,再聘请最能掌握联考趋势的名师,强化考生的必胜信心。「在我们班里,生活要求极为严格,别说绝无成群结党混帮派,就算是谈恋爱也是不被允许的。」身为两个已近成年儿子的父亲,宋哲三认为唯有软中带硬,恩威并施,才能和XY世代的新人类们,携手一起达成「金榜题名」这条「绝对可能的任务」。

 

 

尽管自己的事业如此忙碌,宋哲三仍不减其对茶艺、壶艺的热爱,他长期担任国立大学茶艺研究社的指导老师,迄今十年有余。他十分热心积极地带领学生认识茶和壶之美,每年的茶山制茶之旅和泡茶比赛,都是重头戏,甚受校方重视。宋哲三也常自掏腰包,编印精美的会讯,让大家的研究心得广为流传。更难得的是,为了让学生们更了解紫砂,他还数度拿着V8到宜兴,请工艺师们示范制壶技法,回到后又自己担任剪接、配音工程,宋哲三对紫砂的热爱由此可见一斑。

 

 

对紫砂艺术的至性至情

 

 

严格说来,这位曾由宜兴市政府颁给「宜兴市荣誉市民」称号的宋哲三,可谓是紫砂界的「异数」——他每年春、秋两度走访宜兴,主要是探望陶都的友人,却甚少买壶;他也拥有早年香港四天王时代,客商梦寐以求的「一厂专卖帐户」特许凭证,却也从不用于生意买卖;他在紫砂界知名度颇高,但真正卖过壶给他的业者还真不多。虽然他与工艺大师谭泉海私交甚笃,并因此而与各工艺师们建立深厚情谊,但宋哲三满室的紫砂珍藏除了一部分是宜兴友人馈赠外,大部分仍是花钱收藏来的,只不过这些壶的背后,几乎都有一段段小故事。例如1991年,香港业者举办了场紫砂展,并邀请几位工艺名家到场助阵,某日,宋哲三打电话到会场向汪寅仙等人问候。在闲谈间,得知汪老师因气候转换,头疼得厉害,而且该展览也因宣传不足而买气较淡。于是,对紫砂有股莫名热肠的宋哲三,次日买了机票便和妻子直飞香港,不但带去专冶头痛的特效药,还以较高的会场价格捧场买了汪寅仙、何道洪、谭泉海等参展者的作品。宋哲三这种对紫砂陶艺义无反顾的支持,令在场的工艺师们大为感动,尤其是汪寅仙,因为她十分清楚,这些作品宋哲三大可直接向厂方以极优惠的出厂价购得,这不但是捧场,简直是赞助!

 

 

日本NHK传送忘年紫砂情

 

 

在宋哲三的紫砂珍藏中,当然少不了和顾老有关的藏品,其中被他视为传家之宝的是一件顾老亲手抟制的「饮龢壶」,壶身的铭文及镌刻均由顾老操刀,铭曰:「壬申冬至为哲三兄雅鉴饮龢顾景舟壶叟」。有趣的是,此壶的盖面布有不规则的绞胎丝纹,望若古铜钱的孔方造形,顾老坦承这是当初打坯时拿错泥料所致,烧成后本拟敲掉重制,但又觉这是一种「缘份」,正如顾宋两人的跨海忘年情谊,遂让这件饶具意趣的作品成为最佳的记念品。1999年四月,举世知名的日本NHK电视台慕名而来,介绍宋哲三满室紫砂珍藏,当主持人胁屋友词问及最珍爱的是那一件时,他毫不迟疑地拿出这件仿鼓壶,展示给世人。当五月一日,该节目透过卫星,放送到全世界时,宋哲三心中怅然地想着:「顾老,如果您能透过电视,看到这一幕,那该多好啊……」

 

 

另一件则是宋哲三早年收藏的「曼晞陶艺」款洋桶壶,当时只觉得此壶做工精良,气度甚佳,虽然景舟仿品颇多,但他一直认为此器甚有大匠之风,应是不假。1990年,他拿了此壶相片请顾老鉴定,讵料才看一眼,顾老脱口便道:「这壶怎会是在你这儿!?」原来,这壶是顾老六○年代中期所制,当时共制六把,记性甚好的顾老十分清楚其余五件目前的归宿,却万万没想到这件音讯全无的第六号作品,竟是在好友手上!1993年顾老来台时,特地到宋府走访,并为此事题了张短签,以志人生萍聚一如茗壶。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理解顾老作品的特色,宋哲三还特地去收来其师傅储铭及大徐汉棠的洋桶壶,三代同堂,相映成趣,充分诠释了紫砂陶艺「薪火相传,薪尽火传」的传承精神。

 

 

大病一场体悟有舍才有得

 

 

虽然自己是如此夜以继日地奋斗过来,宋哲三仍是奉劝大家打拚之余,也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十余年前,一场生死一线间的大病,让宋哲三的人生观有了更深刻的体验,「躺在病榻上,我拿了两把小壶陪伴自己,那时心想『唉,要是我这辈子能去一趟宜兴,不知有多好?』『唉,要是能见到顾景舟大师,不知有多好?』这才知道,一个人没有了健康,一切都免谈!」也就是这场刻骨铭心的生命体验,让宋哲三了解「有舍才有得」的真义。

 

 

病后复出的宋哲三重新规划出自己的生活蓝图,他把大部分的时间给了自己和家人,至于他的补教王国,则全权委任其栽培出的台律系高材生王明智处理,「其实公司自有其体制与运作规律,只要你愿意授权下去,大方向把持好,自然能运转自如。」宋哲三笑着说:「记得『宋七力事件』吗?他的『分身』观念对我可是很有启发的喔!」有趣的是,除了在事业上充分授权,致力培养「分身」人才,宋哲三在紫砂收藏上竟也采取相同策略,他认为紫砂和茶艺都是好东西,所以也引领自己的两个儿子接触茶、壶艺术,「如果可能,我大部分的紫砂壶都会收藏两件,」「为什么?」宋哲三幽默地接道「将来我那两个分身——儿子们才不会为了抢壶而打架啊!」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