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物的皎然时光

唐代茶文化中,除了众所皆知的茶圣陆羽与别茶大诗人白居易,还有一个相似而又不同的人物——精通文学、佛理和茶道的诗僧茶人,他的名字叫做皎然。

 

 

皎然并不仅仅是一个嗜茶者,他对茶有着极深的造诣,写下了许多饶富韵味的茶诗,数量并不亚于白居易。他常与茶圣陆羽以诗文酬赠,成为「缁素忘年之交」,携手提倡「以茶代酒」的品茗风气。皎然对唐代及后世的茶艺文化的发展做出了莫大的贡献。

 

 

博学多识、为文清丽,皎然的茶艺造诣令人叹为观止。今天,茶人物的皎然时光依然香醇,我们仍可从他留下的茶诗和茶道心得中品味茶文化的魅力。

 

 

皎然,俗姓谢,

茶人物皎然的人生历程充满了诗意和禅意。他名叫字清昼,出生在湖州长城(今浙江吴兴县)的一个诗人家族中,是南朝宋山水写实诗人谢灵运的十世孙。皎然博览群书,不仅精通佛教经典,不落俗套,滋养至情,尤其善于写诗,成为唐朝著名的诗僧之一。他早年信仰佛教,后受戒出家,居住在杭州灵隐寺。后来,他迁居湖州乌程杼山山麓妙喜寺,与武丘山元浩、会稽灵澈为道友。

 

 

皎然的诗文风靡一时,他的作品《杼山集》十卷、《诗式》五卷、《诗评》三卷等传世之作充分表现了他的才华。而他的文学造诣,不仅令众人景仰,还让茶圣陆羽倾心留意。

 

 

唐肃宗至德二年前后,陆羽来到吴兴,在妙喜寺结识了皎然,并迅速成为了「缁素忘年之交」。而这段友情的共同点正是—-茶!皎然和陆羽一样,热爱茶艺,并推崇「以茶代酒」的生活方式。这一点,让两位茶人物的情谊更加深厚。元代辛文房在《唐才子传.皎然传》中写道:「皎然出入道,肄业杼山,与灵澈、陆羽同居妙喜寺。」如今,这段茶文化的佳话依然在茶人们之间传颂不衰。茶人物陆羽和诗人皎然的友情因茶而生,两人一见如故,成为了「缁素忘年之交」。后来,陆羽在妙喜寺旁建了一座茶亭,由于皎然和湖州刺史颜真卿的大力支持,唐代宗大历八年(公元773年)终于建成。由于建造时间恰逢癸丑岁癸卯月癸亥日,茶亭被命名为「三癸亭」。为了纪念这一重大事件,皎然写下了一首名为《奉和颜使君真卿与陆处士羽登妙喜寺三癸亭》的诗句。诗句中表达了对建造过程中苦心设计和布局的高度赞扬,这个茶亭给人以清幽怡人之感,巧妙地融入了亭池花草、树木岩石、寺院和自然风光。诗人还抒发了自己对清静自然的向往,以及对嵊顶的思念之情。据史料记载,当时群英们都来到茶亭畅谈人生,共赏杼山秋色。这段壮美友情,成为了茶文化的佳话,并且历久不衰。前来湖州的茶人物皎然一度访寻好友陆羽,但却不辞而别,撒下许多依依惜别的茶香。皎然在茶香中写下了《往丹阳寻陆处士不遇》这首悲愤有加的诗篇。他对杳无音信的友情怅然若失,在冷雨中写下《赋得夜雨滴空阶送陆羽归龙山》,表达了对友人的惋惜之情。他的访友之行充满了坎坷,但虽未见到好友,却更加懂得珍惜友情之可贵。最终,他化妆成一位简陋的游方僧,来到龙山拜访好友,写下了《访陆处士羽》:「太湖东西路,吴主古山前,所思不相见,空坐伤心颜。穷途何足计,弃世又何难?宿雨新苔积,归程和翠寒。云深寺梁静,寒昼鹤汀闲。茶壶斟独客,音信挂迢迢。」这首诗既表达了对好友的思念之情,也充分展现了这位茶人物高雅脱俗、情感细腻的特点。在这个古朴淡泊的时代,有一位茶人物皎然,孤芳自赏,淡泊名利,自由自在。他与好友陆羽相交甚深,共同探寻茶道之艺,品尝茶香之美。他曾写下《赠韦早陆羽》一诗,抒发出他与陶渊明、谢灵运相似的性格和个性。他不渴求名利,也不愿过多结交朋友,只与韦卓、陆羽相处知心。他写下「不欲多相识,逢人懒道名」这句话,表达了自己淡泊名利的个性,大有于陶渊明相似之处。在皎然和陆羽的交往中,他们不仅分享茶道之美,也共同探讨人生之道,彼此的情谊更是如那归鸿自翩翩,似那翠青山间赏春茗,似那潺潺春泉间旁弄,似那悠悠一钓船,细腻而自由。这些诗篇无疑是研究陆羽的生平事迹的珍贵资料。此刻,茶人物皎然正品味着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种嗜好——茶。在他的《对陆迅饮天目山茶因寄元居士晟》中,他流连于神秘的茶香之中,赞叹天目山茶的独特之处。他和陆迅等好友分享茶的乐趣,每一次品茶,依然如初,让人忘却时间、忘却烦恼,只沉浸在茶香之中,此时此刻,欲罢不能。在《湖南草堂读书招李少府》一文中,他与李少府分享他隐居栖息的幽静之所,品尝淡雅清新的茶香,享受着生活真正的乐趣。这种简单而有意义的生活方式,是他生命中的秘诀。除此之外,皎然也和好友陆羽一样,关心着茶的文化和事务。在《顾渚行寄裴方舟》中,他描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渚山,和他周围的茶文化氛围。「伯劳飞日芳草滋,山僧又是采茶时」让人不难想象出,如此美景下的采茶场景,和身边人的忙碌、喜悦和兴奋。皎然和陆羽一样,深深沉溺于茶的世界,不仅品味茶香之美,也不断探寻更深层次的茶文化内涵。茶人物吴婉手提着笼子,走向翠微山。春衣上被蒙蒙香气所笼罩,她一边被落花乱舞的美景所迷醉,一边防备着时不时惊醒的鸟鸣。吴婉采摘茶叶,摘下的茶叶还沾着露珠,又花香浓烈,又茶味分明,初看时怕不及格,然而煮来后却胜过金液。昨夜,雨过西峰,茶树颜色更嫩绿,吴婉早上再度寻找新茶叶,发现古老女宫出产的茶已经老了,青芽已经没有了脆感,而尧城市采摘的紫笋很少过。采摘茶叶是一项费心费力的工作,但是茶人如吴婉依然对之充满了热情。正如他们所说,「俗人多泛酒,谁解助茶香」。陆羽的《茶经》和皎然的诗篇是当时茶文化和茶文学的代表作。他们的诗篇深深反映了当时茶文化和咏茶文学的繁荣与蓬勃发展。在他的《九日与陆处士羽饮茶》中,他描绘了一个风景如画的山景,那里的茶树和篱笆染上了绿意,而湿淋淋的山林给茶的香气注入了新的灵气。吴婉来到原野,采集这些天然茶叶,让人沉醉在茶树的世界之中,闻到茶的芳香,品尝茶的甘甜。茶人物皎然宣扬茶文化,反对俗人品味酒的陋习。「多泛酒,谁解助茶香」。在他的《晦夜李侍御萼宅集招潘述、汤衡、海上人饮茶赋》中,他描述了隐士逸僧品茶吟诗的优美场景。皎然也有一篇《饮茶歌送郑容》的诗,诗中赞美茶的功效,称其能够让人除病袪疾,涤荡胸中忧虑。而且,饮茶还会让人得到随心而动的自由。在他另一首《饮茶歌诮崔石使君》中,他以剡溪茶为例,描述了茶叶的幽静和优美。山上茶叶鲜嫩,像金色一般,散发着纯正的香气,与院中的琼蕊浆形成了对比。一口口茶,不仅入口清甜,更会让人的心情无比畅快。茶园中的蒸汽弥漫着,清香在空气中互相交织,在阳光下闪烁着让人赞叹的光芒。茶人们就这样享受着茶和生活之美。茶人物皎然与友人崔刺使在越州品尝剡溪茶时,即兴创作了《剡川秋思二首》之一的名篇。诗中赞叹茶的清幽香气,调和人的心情。一饮入口,真正能洗涤灵魂;再饮之后,随着飘过的细雨,茶的清香在空气中沉淀下来;三饮之后,茶渣淡淡地在杯底沉淀,沉淀下来的不仅是茶渣,更是人生的沉淀和灵魂的洗礼,以至于茶园中的凉风徐徐,都被人们的心底所感知。此茶对于积极面对人生、摒弃功利的追求已经足够美好。卢仝《饮茶歌》虽然和这里的主旨相同,但是皎然的创作更强调茶作为一门精神生活的艺术的表达。皎然与陆羽的关系非常密切,而他们在湖州所倡导的的节俭品茗习俗,对于唐代茶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贡献,同时对后代茶艺、茶文学及茶文化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