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喝茶

或许是因为在杭州工作多年的缘故,虽然我不怎么喝茶,但是对于喜欢喝茶的人却有着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甚至后来,我对写茶的作品和作家特别感兴趣。 写到这里,很多读者可能会觉得我应该谈谈著名的“茶圣”陆羽和他的《茶经》。 其实我只是佩服陆羽。 真正引起我对茶文化和茶文学兴趣的是茅盾文学奖获得者王旭峰。

王旭峰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作家。 当时,我们学校邀请王老师来学校讲课。 出于好奇,我早早来到学校报告厅,占据了前排的座位。 十几年过去了,当时的情景早已模糊。 我只记得一个小细节:系里给王老师准备了一瓶矿泉水,但她坐下后却要了一个茶杯。 后来我在听课时了解到,王老师除了是一名作家之外,还是一位茶文化专家。 他对茶道的水和茶具的要求非常高。 即使喝矿泉水,也还是需要用茶杯喝。 这体现了一种优雅和风度——喝水当然要用杯子。 此后,由于工作原因,我和王老师有幸又见过几次面。 她骨子里散发出的优雅气质,还是和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

或许正是因为对茶和茶文化的热爱和坚持,王旭峰才能写出“茶人三部曲”这样的杰作。 该作品自获奖以来,不仅被认为是杭州历史文化的一张名片,也是一本关于茶和茶人命运的专着。 该书有130万字,从1990年写到1999年底修改,王旭峰用了整整10年的时间。为了写这三部小说,王旭峰几乎倾注了全部的精力。 她说:“一部好的作品有三个特点,一是关注人类的生存状态,二是不可重复性,三是在文字、语言、结构上一定要有一个民族与另一个民族的差异。”小说中使用了成语、诗歌等三种语言,追求工笔画的细致;使用了吴越方言,对杭州人阅读时特别友好;还使用了外国欧化的长句尤其是在展现内心世界和表达情感时运用它。” 王旭峰学的是历史。 她相信历史磨炼了她的性格。 “一生追求真理是我们的座右铭。” 据说,王旭峰完成第三部作品时,带着孩子们到街上庆祝,还买了一束鲜花让孩子们捧着,因为孩子们也是这本书的一半作者——当他写下《第一部,王旭凤还在怀孕期间,到第三卷完成的时候,她的孩子已经上学了。 “十年磨一剑”一定会创造经典。

茶在中国文化中占有特殊而重要的地位。 杭州作为著名的西湖龙井茶的产地,茶文化源远流长。 虽然我不太喜欢喝茶,但外地朋友来了,还是要陪着去龙井村或者梅家坞,或者去老龙井拜年。 朋友们常常对被乾隆皇帝封为“御茶”的十八棵老茶树感叹,“可惜不能喝”。 我知道,爱茶的人总会把喝茶作为了解杭州文化历史的一种方式。 从喝茶入手,确实是深入了解中国历史的捷径。

对于本土作家来说,在西湖龙井故里生活和工作似乎有着天然的写作优势,但实际上这也是一把双刃剑。 比如那些描写西湖美景的作品,如果写得好,读者会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但如果写得不好,可能会引起反感:因为白居易、苏轼的经典都在走在前列,没必要让后人“重蹈覆辙”。 不过,这或许就是文学创作的魅力所在。 在读《茶人三部曲》之前,我也读过一些与“茶”有关的作品,但总觉得其中写的“茶”只是作者可以随意调动的道具。 茶文化并没有真正融入到工作中,成为工作的有机组成部分。 我还没有高估自己的能力,写了一本虚构的“茶小说”,故事发生在杭州。 我当时觉得挺好的,现在想想却觉得可笑。 然而,在有了这些与“茶”相关的文学经历之后,当我再次用心阅读《茶人三部曲》时,我震惊的不仅是作者丰富的茶文化知识,更是作者对茶的深厚热爱。和人。 我暗自为自己在这段关系中的独创性而叫好。 在作者的笔下,“茶”与“茶人”的命运早已融为一体、荣辱与共。 这部三部曲不仅是茶文化的杰作,也是茶人的史诗。 这是对中国茶文化悠久历史的回顾。 图像。 该作品确实值得获得茅盾文学奖。 在我看来,王旭峰的作品不仅写了茶和茶人的命运,也写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命运。 作者想表现的是一个多世纪以来几代中国茶人的命运如何与祖国的命运和社会的发展紧密相连。 作者巧妙地将中国近代史和中国茶文化史融为一体,最终奉献给读者。 一部近乎完美的反映茶文化的长篇杰作。

王旭峰热爱茶,热爱茶文化。 她不仅以文学的方式写茶,而且还是一位颇有造诣的茶文化研究者。 她是浙江农林大学茶文学学科带头人,撰写多部茶学术专着。 。 在研究茶、写茶的过程中,她找到了自己的快乐。 王旭峰曾说过:“写作是一种孤独的劳动,当我们在文学中看待生命、幸福、人际交往、终极关怀时,就像被血脉相连。十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以农民的态度耕种着这片茶园,我感受到了劳动的艰辛和快乐,也习惯了在劳动中逐渐养成的简单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在脚踏实地的基础上构建了我虚构的文学世界。地球 生活在这个地球上,这不仅是文学事业的命运,也是命运。”

作为茅盾先生的同乡,我自然对茅盾文学奖有一些亲近感。 《茶人三部曲》(上、下)2000年荣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2019年,《茶人三部曲》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小说》小说集。作为浙江第一位最高奖获得者,大家都知道王旭峰获得这个奖项是多么的艰难和重要,但她本人却显得淡然,据说,当获奖的消息传来时,王旭峰正在在那里给文学爱好者做讲座。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大家都站起来为她鼓掌,但她表现得很平静,感谢了大家,然后继续讲课。我想她看重的其实并不是获奖。而是创作过程中的辛苦和汗水,以及作品完成后的轻松和喜悦。

写完这里,我们来回顾一下“茶人三部曲”的主要内容。 这部“三部曲”由《南方有好树》、《不夜侯》和《筑草成城》组成。 故事均以杭州为背景,讲述了忘忧茶馆主人杭九斋家族四代人在特殊时代背景下的坎坷故事。 一个命运坎坷的故事。 作品以1863年清末太平天国撤出杭州为起点,以1998年由世界各地茶友捐款修建的杭州国际和平博物馆揭幕为终点。 时间跨度长达130多年。 连接本章与“茶”的环节之一是陆羽的《茶经》。 三部曲第一部的标题《南方有美丽的树林》出自《茶经》:“饮茶者,南方有美丽的树林。一尺、二尺、乃至数十株。”脚。” 第一本书涵盖了从晚清到20世纪30年代的时期。 时代为时间节点,讲述了杭州忘忧茶馆老板杭九寨及其家人的故事。 作为家族企业的继承人,杭九斋举止优雅,但不擅长理财。 幸运的是,他娶了一位极其能干的妻子林欧初,重振了即将没落的杭家。 他不仅拥有忘忧塔和忘忧茶,村里还收回了忘忧茶馆,开了一家新的忘忧茶店。 杭氏家族的事业在这一代几乎达到了顶峰。 然而,杭家的下一代继承人杭天嘴并没有继承母亲的精明和能力,也没有亲生父亲吴查清的气质。 相反,他与名义上的父亲杭九斋有很多相似之处。 杭天嘴是颓废与热情的矛盾体。 他知识渊博,充满激情,雄心勃勃,但优柔寡断。 他娶了和他母亲一样大气、坚强、自信的沉陆艾。 然而,软弱的杭天嘴在妻子身上找不到男子气概和自信,面临种种矛盾,最终选择了逃避、遁入佛门。 小说以第三代主人公杭天嘴的去世而告终。

“三部曲”的第二部《不夜之主》,写的是以杭家和为代表的杭氏第四代的经历。 在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斗争更加艰难和广阔的时代,人物的命运也变得更加坎坷。 小说由此勾勒出中国近代史上茶人命运的长卷。 到了第三卷《建草成城》时,小说中的时间已经提前到了1966年,以十年文革为背景,杭氏第五代、第六代、第七代人踏上了在这个特殊时代的时代舞台。 杭嘉和这个百年老人,亲眼目睹了“十年浩劫”的全过程,在家庭苦难的时代始终坚守着中国茶人的优秀品格。 而像韩航、罗丽这样的茶业工人,尽管饱经磨难,却从未停止过自己的事业。 正是“茶”支撑着他们度过了漫漫长夜,终于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

显然,作者以家族史作为故事主线,意在展现主人公在充满忧虑的生活中坚持不懈、不断前行的茶人气质和精神。 对他们的个性和精神最好的概括就是“茶”符号文化。 王旭峰曾说过:“如果用一株植物来照顾我们的民族,那么没有什么比茶更合适了。茶的内敛、悠久的历史、强大的生命力,在很多地方都与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有关。” 中国是茶的故乡,也是茶文化的发源地。 由此,王旭峰巧妙地将茶文化的人格化精神与中华民族求生存、求发展的毅力以及热爱自由、向往光明的理想倾向融为一体,使茶世家百年历史紧密相连。与中国社会的历史演进密切相关、相互辉映。 用“家”写“国”,用“国”形容“家”,既以小见大,又有宏观的把握,显示出它培养了严谨的历史观和表达社会生活的能力。以史诗般的方式,这对于一个成熟的作家来说是必要的。

王旭峰的文笔具有南方作家一贯的细腻。 本书成功塑造了60多个主要角色,其中我最喜欢的是三个女性角色的刻画。 林鸥初、沉陆艾、杭霁草是来自三个不同时代的女性,却有着共同的精神:活力、勇敢、聪明、善良。 这三个人中我最喜欢的是杭骥草。 她是沉陆艾和杭天嘴的女儿。 她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因此深受家人的喜爱。 这形成了她大胆、豪爽、刚毅的性格。 书中对杭霁草的爱情和婚姻的描写更是精彩浪漫——在被日机轰炸的街道上,她结识了“国军”作战参谋罗丽,并一见钟情。 然而,由于太平洋战争的爆发,罗丽不得不随军前往中缅边境前线。 杭霁草无法忍受分离之痛,做出了一个让全家人都惊讶的决定:去找罗丽。 她对家人说:“我不是不知道,我是个疯子,我们家里的女人都是疯子……不要再对我说那些不让我找到罗的话。” “李。如果找不到他,我就得死,我找到了他,不然也可能是死。相比两次死,我还是选择了寻找他死的方式。” 杭继草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昆明,得知罗丽的部队要前往缅甸铜鼓,他毫不犹豫地立即赶往缅甸,终于在铜鼓的街头见到了罗丽。 这确实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刻。 他们在一起后经历了无数的坎坷,尤其是文革期间遭遇的不幸,但杭骥草的性格从未改变,依然是那样的坚强和自信。 在我看来,杭骥草是杭家女性的杰出代表,是死气沉沉的家庭中的理想之光。 也表达了作者对所有美丽善良的女性的赞美和希望。

总之,从以“茶”作为文化符号表达人物命运、民族命运的创作角度来看,王旭峰的作品至今仍可以说是这一领域的佼佼者。 近年来,王旭峰似乎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茶”和“茶文化”的学术研究上。 这对于期待阅读她更多作品的读者来说,自然有些可惜。 不过,也许王旭峰正在品西湖龙井的同时书写下一部杰作,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