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望佛挂珠 梵音伴清茗

正是喝茶入迷的时候,我和卢兄来到福建长汀。

这是福建西部的一个山城,城中有一座山,城池周围环绕着城墙,汀江就从城墙边回转南流。远远看去,山城像一尊盘坐着的弥勒佛,城墙就像佛身上的一串念珠,披肩洒落,围绕在长汀城周围。难怪国际友人路易爱黎会发出感叹:“中国最美丽的两个山城,一个是福建的汀州,一个是湖南的凤凰。”客家人的先祖会选择在汀州开基,这里的水肯定好!对我们喝茶人来说,错过了好水是一种罪过。于是,我们在离开长汀的前夜,选定城市对面的古刹“朝斗岩”,要体会一下坐南望北,当着佛挂珠的城池在灯火阑珊时节,梵音声声伴品茗的感觉。

初夏夜,我们拎着茶叶茶具和烧水瓦斯玻璃罐,一路披星戴月,拾级而上。一路上蛙鸣声声,虫?卿卿,与我们的喘息声交相呼应,黑夜里倒也不寂寞。“嗡嗡”的诵经声在山谷回荡,“铎铎”的木鱼响好像给我们带路。我们找到出家人住的地方,说明我们的来意,方丈说,夜访古刹,只为喝茶,心诚如此,阿弥陀佛!上山沁出的汗水被吹来的习习凉风一扫而干,寺庙里的香火在风中忽明忽灭,阵阵火香中,我们对着灯光下的古城开始煮水,洗壶,沐杯。

我是不喜欢闻人造香气的,总觉得被化学的味道强迫了,尤其是一些茶艺馆用什么印度檀香,在小小的空间里弥漫着,人被绑着似的难受。可山区穷庙里的火香让我感到舒坦,就是把竹棍子裹上木屑粉和粘土,抹上红?的那种,竹棍子粗大,在庙里焚起来,风吹不灭,有时风大了还起火,没有人造香精味道,倒像是烧竹子,劈里啪啦的一股自然的焦香味。

庙的前面有一块泥土平台,几棵长不大的老头松树正好把前方城市的灯光遮掩得若隐若现,我们在杂草中放上木头小方桌,坐着靠背竹椅子,诵经的梵音混着缥缈的火香隐约传来,我们跟方丈一边喝茶一边聊了起来。

在佛祖前面泡观音茶叶,我们问方丈,把观音命名在茶叶上,然后让众人采摘,晒青,凋萎,搓揉,郁闷,火烤,好不容易有了香气,又分发到更多人手中,开水烫,壶里沤,这样是不是对菩萨不敬?方丈笑道,人生就是如此,谁能幸免,你我都要历经磨难才能到达目标。你说呢?

朝斗岩的烟霞寺并不出名,名山古刹的目录里面没有它的影子。寺后面的岩石里面,有个滴水洞,洞里有尊菩萨,俗称滴水佛,泉水长年滴漏,滴答滴答,菩萨倒不寂寞,滴水声似诵经,千年不断。奇怪的是这尊菩萨面朝里面,背向外面,整个身子反坐,当地人称“反坐菩萨”,不知是否疾世愤俗不肯示人,还是苦思佛旨面壁思过。有心人放了副对子,说的有趣:“问菩萨为何反坐,笑世人不肯回头”。

当时天黑,我们不便上山洞去拜滴水佛,只是在脑海里留下了这段滴滴答答的记忆。现在想来,这段记忆,倒平添了些许茶话。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