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志涌谷仓茶香

大学一年级的中秋节,离开家多年、杳无音信的姚叔叔突然奇迹般地回到了谷仓。 姚叔叔开着豪车回来了,带着他漂亮的妻子和一对双胞胎孩子来祭拜我的爷爷和婆婆。 姚叔叔荣归故里,所有关于他的流言蜚语都被大风吹散了。 爷爷的心结终于解开了。

我的叔叔从我祖父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让他非常不高兴。 我的祖父想要一个女儿,但我的婆婆生了一个儿子。 爷爷已经有四个儿子了。 他怕家人养不起,就想到把舅舅送人抚养。 婆婆警告爷爷,如果他把瑶儿送给别人收养,她就不会和他住在一起。 她宁愿吃火锅求饶,也不愿把妖儿拖上来。 爷爷放弃了将姚伯伯送人收养的想法。

姚叔叔的小名叫狗娃子,是他婆婆给起的。 她说狗很幸运而且很容易养。 爷爷给姚伯伯挑了一本书,起名叫陈忠信。 不识字的爷爷给他的五个儿子起了连老师都会羞愧的名字:我的父亲陈忠义,我的二叔陈忠仁,我的三叔陈忠礼,我的四叔陈忠志。 爷爷很满意儿子的名字里有“仁、义、礼、志、信”五个字。 村里人都说我爷爷的种子好,想要儿子的女人就暗中勾引了他。 但他又怕惹上麻烦,就果断去公社卫生院做了绝育手术,彻底断奶了那些女人。

姚叔叔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末。 缺粮的日子并没有磨灭他爱捣乱的性格。 他以麻烦制造者而闻名,吸引了村里的大人和孩子、老师和学校老师。 同学们经常去找爷爷举报他造成的事情,爷爷愤怒的棍子也经常打在他瘦弱的身体上。 但他记性不长,屡教不改。 爷爷每次打他,他的心都痛,感觉就像棍子在打他。 婆婆说我爷爷和姚叔叔注定不和。 他们前世有仇,今生又成为敌人。

姚叔叔调皮,连他爷爷都暗暗称赞他头脑聪明。 生产队收割小麦时,他把从地里捡来的麦穗带到农民家里,换取美味的桃子。 假期结束后,他深入深山老林,挖药材卖掉,交学费。 闲着的时候,他就拎着袋子到处捡废品卖掉。 他会一个人去街上买几把麻花,几个白糖包子或者几块水果糖。 总之,他成了村里孩子们崇拜的对象。 他的口袋里总是有东西。 让人垂涎欲滴的食物,让人贪婪的零花钱。 有时候姚叔叔会炫耀一下,把他的一点吃的分享给我们这些后辈,但他却毫不留情地给我们贴上了“懒惰饕餮”的标签。

没想到一向高考成绩优秀的姚叔叔,竟然高考落榜了。 有人说他在考场昏倒了,没有机会领到国粮。 还有人说,他高中时暗恋一位女同学,因此荒废了学业。 父亲和二舅建议舅舅复读,争取考上大学,这样就可以摆脱务农,过上体面的生活了。 婆婆还说,即使家里变卖一切,她也会支持耀叔重返校园。 但姚大爷脑子被卡住了,无论家人如何劝说,他都不肯读书。 爷爷称姚叔叔为“顽固的孩子”。 他别无选择,只能面朝大地,背对天空,“固定”地球。

爷爷见姚叔读书无望,打算让他学一门手艺赚钱养家,就送他去学木工。 不到一年,他就被主人赶了出来。 师傅说姚伯伯还没有学会爬行,所以他必须学会飞翔。 师父训练他,他却反驳师父,说他是个老人。 后来,姚伯伯向石匠们学会了打石头,但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是没能学会这门手艺。 爷爷气坏了,不再关心姚叔学了什么手艺。 姚叔在后山偷偷跟刘瞎子学算命,甚至还偷偷去河南少林寺拜师学艺。 爷爷斥责姚叔学习不属于他工作范围的技巧。 刘瞎子说姚叔注定要犯“乙马行”罪,只有找到一个虎年生的凶女人才能制服他。 爷爷听了柳瞎子的话,请媒人从外地找了一个虎年出生的女孩。 双方父母都同意了这门婚事,爷爷也给女孩寄了定金。 然而,姚叔不干了,并与爷爷发生了一场大争吵。 。 爷爷威胁姚叔不同意这门亲事,他们就要断绝父子关系。 姚伯也不甘示弱,表示宁愿做光棍,也不愿出家,也不同意这门婚事。 爷爷不像姚叔那么固执,所以要求他过自己的生活,于是他和姚叔分居,组建了家庭。 分给姚叔两间土墙瓦房,一亩地,两亩自留山和管林,一把锄头,一根扁担等生产生活用具。

姚叔见爷爷如此可恨,一气之下锁上了家门,将土地和森林托付给了二叔家,独自一人出了异国他乡。

我叔叔比我大十岁。 他离家出走时我才上小学二年级。 直到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我都没想到外面有叔叔的消息。 他仿佛从世界上消失了。 相同的。 村里人说他在外面行骗,被判了重刑,还在监狱里; 还有人说他在南方城市街头当乞丐; 另一种说法是,他偷渡出境并找到了一名外国女子; 甚至有人说他看破了红尘,真正出家了; 最匪夷所思的说法是,姚大爷犯了死罪,在“沙缸”里吃饭被子弹击中。 当有人问起我爷爷关于姚叔的事时,他总会伤心又愤怒地说:“我不是他那样的无赖,我不知道他在外面是死是活,可能早就死了。”

姚叔叔能够活着回来,有尊严地回到家乡,这让我们大家庭的每一位成员都非常高兴和自豪。 自从姚叔叔光荣回到家乡后,他时不时地开车或坐飞机回来看望爷爷和婆婆。 有时他甚至带着爷爷、婆婆来深圳生活一段时间,以弥补多年来欠父母的债。 爷爷在村里走亲访友时,享受着乘坐耀树豪车的自豪荣耀。 爷爷爱炫富的虚荣心也引起了村民的批评。 有人怀疑姚叔的财富来源不明。 有人说他是靠卖彩票中了大奖,或者是从黑帮、毒贩那里赚到了黑钱。 爷爷对村民们的种种批评非常生气,说那些人都是红眼睛的人,只想穷,不想富。 姚伯伯对此闲言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还主动带动30多名村民到他的公司上班,解决了这些村民的增收问题。

爷爷和婆婆在深圳过完春节后,就吵着要回谷仓。 他们说,习惯了家乡的土地的味道,习惯了自己种的蔬菜的美味,习惯了家乡的阳光和舒缓的食物。 空气受不了大城市的噪音和汽车后座发出的“臭屁”。 为了留住爷爷和婆婆,姚叔叔把自家别墅的花园改成了菜园,还抽时间带爷爷和婆婆出去旅游,但最终他没有留住。他们。 舅舅随后和父亲商量,让父亲负责回老家照顾爷爷奶奶和婆婆。 他每个月都会付给我父亲工资。

爷爷回到村里,穿着姚叔给他买的高档衣服在村里闲逛。 与村民交谈时,他喜欢谈论姚舒在深圳的公司办公室多么宏伟,姚舒多么威严。 坐在老板的椅子上,他向一群大学生发出指令。 有村民开玩笑说:“陈先生,还好你没有把陈忠信送人,不然你就享受不到这么好的福气了。” 爷爷听了这句话,“呵呵”地笑了,不小心露出了嘴里嵌着的几颗金牙。

冬至婆婆去世了,舅舅一家人从深圳赶回来参加葬礼。 参加完婆婆的葬礼后,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团圆饭。 姚伯喝了很多酒,所有的话都被酒赶了出来。 还没等我开口问,他就带着酒气告诉我,他是怀着对爷爷的怨恨,逃离了家乡。 他随着外出务工的人流走遍了世界各地,除了西藏和台湾。 此外,他还去过其他所有省份。 他当过小商品贩,在工地搬运水泥袋,在黑煤矿干活,挖粪坑,在殡仪馆搬运尸体等,被黑特务和传销欺骗。 当他身无分文时,他面对家乡流下了眼泪。 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冬夜蹲在街角等等。 当外面特别困难的时候,他无数次想过回到家乡,但绝望地回到谷仓,却是他觉得特别尴尬的事情。 他没有勇气转身回到家乡。 他暗暗发誓,如果自己不能做一个正派的人,这辈子就不再回到谷仓了。 每年春节,都是最困难的时候。 面对城市的烟花,他会独自哭泣。 许多年前,他认识了一位四川老乡。 那家伙在外面生活得很乱。 他很沮丧,没有脸面对家人。 他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回来了。 赚到钱后,他想过帮助这个小家伙,但始终没有找到他的下落。 想到这里,他感到非常难过。

“唉,这些难以忍受的事情我都藏在心里,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姚叔喝完一杯酒说道。

姚叔叔告诉我,深圳这片热土是他一生中的福地。 他在深圳的一个建筑工地承包了一个小工程,把攒下的钱全部投入了。 结果,他赚了一笔小钱。 挖掘人生第一桶金。 他靠着诚信赢得了房地产老板的名声,并在那个世界里逐渐过得越来越舒服。 后来他成立了独立的建筑公司,如今资产已达数十亿元。

“志远侄子,你这话是这么说的吗?深圳以前只是一个小渔村,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发展,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了,像我这样的人,在这样的大都市里,不过是小鱼而已,都是虾啊!” 姚叔叔说道。

“谷仓里的人说我多么光荣,可谁知道背后的辛酸?我告诉你这些藏在心里的话,只是为了让你记住,一个人无论做什么,都要靠奋斗才能实现。”你能改变自己吗?” 姚叔叔拍拍我的肩膀说道。

“像我这样的人,以前在城市里被称为‘盲人’,后来被称为‘民工’,现在变成了城市人。当我在工地提着水泥袋时,我想,美丽的城市是我们背井离乡的打工者用自己的双手一砖一瓦搭建起来的,如果我能在城市里拥有一套自己盖的房子,那该是多么奢侈的幸福啊,谁能想到我真的拥有了一座美丽的城市。在大城市有自己的房子,有车,有像样的城市公民身份。” 姚叔感慨地说。

“姚叔叔,你的梦想终于成为现实了,这几年,村里有人跟着你打工,赚了很多钱,回国盖起了小平房,你是村里人的骄傲。”这个地方。” 我忍不住点个赞。

“我还有一个儿时的梦想没有实现!” 姚叔叔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什么梦?” 我问。

“这是一个秘密,我暂时不告诉你。” 姚叔神秘一笑。

我看着姚叔醉醺醺的脸,心想,他是有点醉了。

第三天,姚叔叔在我和家人面前宣布了他的想法。 他说,当他看到大坎山部分土地被废弃的严重状况时,他非常心疼,想将大坎坎的土地转为种植“仓茶”,这样不仅可以让村民将土地不仅可以增加他们的收入,还可以让他们在工地打工增加收入。

对于耀叔的决定,爷爷非常支持,也很兴奋。 他说,“粮仓茶”是清代的贡茶。 陈氏祖先于明末清初由湖广填川。 他们把茶籽带到粮仓罐头。 他们看到这里山清水秀,土地肥沃,适宜种茶,便在此定居,开垦茶园。 所产茶名为“大茶”。 “格兰茶”色泽翠绿,香气幽雅,甘甜持久,深受清代达官贵人的喜爱。 据说,由于清末陈家祠发生火灾,道光皇帝还亲自给“奶奶茶”匾额。 并烧毁。 随着陈家在仓坛的衰落,“仓茶”也随之衰落。 20世纪70年代,村里集体开垦茶园,种植了很多仓茶。”土地流转到户后,村里把茶园交给私人经营者,现在已经没有人经营了。如此荒凉,令人悲伤。

“嘿,忠信侄子,你是农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姚叔叔问我。

我说:“当前,全国正在进行脱贫攻坚伟大实践,国家和地方政府也为农业产业发展提供了很多优惠政策支持,这是重新启动脱贫攻坚的难得机遇” “甘茶”品牌。粮仓土壤富含硒,是开发富硒茶的理想场所。

“我马上申请注册一家农业生态产业开发公司,注册‘谷仓茶’商标。致远,你的专业同行,我请你帮忙管理一下这家公司,我们一起把谷仓坎的土地管理好。” 。”姚叔叔看着我说道。

“姚叔叔,我刚刚应聘了成都一家公司的工作。” 我不好意思地说。

“什么?你喝了一点墨水,你就不喜欢谷仓!” 爷爷对我此时的态度有些生气。

“志远,你年轻有志,农村大有潜力,乡村振兴需要像你这样的年轻尖子生。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谷仓不能被抛在后面。”全方位,你可以赶紧辞职,我来带头,你可以放心在谷仓里发挥你的技能。” 耀叔说道。

姚叔说,正是因为这份感情,我才无奈同意辞职回老家帮他打理公司。

姚大爷见状,赶紧申请注册了“秦巴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商标。 和“格兰茶”。 他担任公司董事长,聘请我担任公司总经理,还聘请了省农科院的茶叶专家作为顾问。 公司与大参村村民签订了土地流转合同,并与有劳动力的村民签订了劳动合同。

姚叔叔带着大灿在深圳来回跑。 Gran Can Can 的 10,000 英亩茶园里种植了茶树。 公司基本步入正轨后,他就把管理茶园的具体事务委托给我。 他主要在深圳忙。 那边是公司的事。

爷爷经常拄着拐杖在茶园里走来走去。 到了除草的时候,有员工躲在树荫下滑倒,他就战战兢兢地走过来,让我加强管理。 当他看到我呆在办公室玩电脑时,他会骂我不该去茶园闲逛。 再这样下去,《谷仓茶》迟早会毁在我手里。 我受不了爷爷的唠叨,就把他扶到了隔壁的信息监控室,指着电脑屏幕说:

爷爷你看! 茶园内每块土地的温度、湿度、土壤肥力相关信息全天24小时自动监测。 哪块地该浇水、施肥,电脑就会指令设备自动浇水、施肥。 整个茶园的一草一木、员工的一举一动都清晰地展示在这里。 未来,从茶叶采摘、生产到包装,一切都将实现自动化。 消费者只需扫描“谷仓茶”包装上的二维码,即可清楚了解茶产品信息。

爷爷,我刚刚在监控室看到您到达56号地块,摆出龙门阵,员工王其章站在树下。 你来我家之前,在108号地块的一棵茶树上撒尿了。。

我的话让爷爷笑了。 他惊奇地看着大屏幕上的舞蹈数字和监控摄像头下的茶树和忙碌的员工。 他轻声说道:“我一辈子都在种庄稼,你见过这么新奇的方法吗?”

“爷爷,姚叔叔远在深圳,只要打开电脑或者手机,他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大罐茶园里发生的一切,就像他在用手机和您视频聊天一样。 ” 我说。

“真的有这么神奇吗?” 爷爷好奇地问道。

“这没什么,比这神奇多了!现在,有人用无人机来播种、施肥等,未来,一部手机就能轻松完成以前无法想象的事情。” 我解释。

“我们这些老家伙实在是看不懂你们年轻人现在玩的这些稀奇古怪的新玩意,看来我已经老了,没有什么用处了!连帮忙看茶园都变得多余了。” 爷爷悲伤地说。

“爷爷,您是我们陈家的无价之宝,您就在茶园里闲逛吧!有什么事,我会立即安排处理。” 我挽着爷爷走出监控室。

清明节前,姚叔叔从深圳回来参加海归创业之星表彰大会。 被市委、市政府评为“市十大回国创业明星”之一,并代表获奖者在会上发言。 电视台对会议进行了现场直播。 爷爷穿上了新衣服。 当他看到姚叔叔拿着荣誉证书坐在家里的电视机前时,他流下了眼泪。 我偷偷录了爷爷看姚叔叔领奖的视频。

谷仓山坡脚下,美丽的巴山新房掩映在绿树之中,一排排茶树在山坡上长势喜人。

姚伯伯看着茶树上的芽儿,轻轻摘下一块,放进嘴里咀嚼起来。 泪水从他的眼中流淌出来。

姚伯伯静静地望着远山,缓缓地对我说:“聂远,你不知道,我小时候,在谷仓坛子里偷偷到集体茶园里采茶,被刘纪中抓住了。”看守茶园的五保户,我当时吓坏了,不知道刘继忠会怎么惩罚我。但是,刘继忠并没有惩罚我,而是拿出一块钱,塞给我说,宝贝,茶叶留着吧,这是你给团里采茶赚来的血汗钱,用来买零食吧!当时我拿着他给我的钱,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茶园偷偷采过茶,我无数次地想,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经营好茶园。好好地养好谷仓,不要破坏它。从外面回来后,得知刘继忠已经去世很多年了,心里难过了很久┄┄

我默默地从茶树上摘下一个芽,塞进嘴里嚼。 我的嘴里充满了苦涩和芳香的味道。

入秋后,爷爷得了重病。 姚伯伯赶了回来,守在了爷爷的床前。 爷爷艰难地说,他想喝“谷仓茶”。 姚伯伯将泡好的茶送到了爷爷嘴边。 爷爷喝了几口,说道:“姚娃子,我闻到了‘仓茶’的香味,是时候帮你保护茶园了。” ,然后就昏过去了。 那天晚上,爷爷悄然去世了。

在粮仓茶园的海湾里,爷爷的坟墓周围长满了“粮茶”植物,这些都是叔叔从茶园里精心挑选的茶树。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