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工夫茶

中国是茶的故乡,中国是饮茶大国。 在饮茶艺术逐渐淡化的现代社会,潮州工夫茶却始终散发着传统茶文化的芬芳。 作家李国文在《饮茶粤海》中说:“尤其是潮汕地区的工夫茶深入人心。说到茶道,我们的茶祖国可略与我们的茶道相媲美。”邻居只是一衣带水,就是要靠潮汕人挽回点面子。” 那么,潮州工夫茶到底长什么样,才能媲美日本茶道呢? 工夫茶的历史渊源是什么? 这是困扰日本朋友的一个问题:“关于工夫茶的历史,我曾向中国学者请教,但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 (卜慕超《中国茶文化的复兴》)

古代工夫茶具至少要有“四宝”:小炉(白土炉)、玉书(赭褐色扁壶)、孟臣罐(宜兴紫砂茶罐)、若神杯(杯底刻字)与“若深珍惜”茶杯)。 清初,与梁佩兰、屈大均并称“岭南三大家”的诗人陈恭寅有一首《茶炉》诗:“炉白绿,来自潮州,精致。住起来干净舒适,坐得近,出行也方便。” 缝隙招来风,增添了春风和战火。 除了平常的饥渴之外,还有许多东西滋润着浮生。”诗中所写的茶具,都是小巧易携带的,其中有潮州产的精美白土炉,还有青色的沸水叮叮当当。地青花底款“若深珍重”瓷杯,康熙年间烧制,现价值如玉。乾隆年间,据于娇《梦工厂杂记》记载”:“炉形似截筒,高约一尺二三寸,主要用细白土砌成。 宜兴窑的壶以圆腹扁腹为佳。 大的可以装半升。 杯盘大多是瓷器装饰的……一炉一锅一盘,但杯子的数量要看客人的多少。 杯小,盘如满月。”当时还有棕垫、纸扇、水瓶、茶洗等。这种形式的茶具一直普遍使用到现代,除了那个炉子后来改成了风市的红土小炉子。工夫茶的泡法是有讲究的,首先要选水,用火技巧,要用山泉水,最好用橄榄炭。用于小炉炭。将沙中的水烧至初沸,先将紫砂壶和茶杯烧热,然后将福建产的乌龙茶放入壶中,用粗叶垫茶口。锅中,细叶垫在中间层,下一层粗叶用来填罐面,水烧开后,用高尖沙壶将水倒在茶罐周围,不要着急直接放入壶中央,防止“茶囊”破裂,当壶口出现一层白色泡沫时,用壶盖轻轻刮擦,让其随罐浮起。 然后下来。

然后将开水倒在罐上,不仅可以去除泡沫,而且可以不断加热茶叶罐,使茶叶的香气凝结在罐内。 倒茶时,壶嘴应保持低位,以使茶汤显得淡雅而不起泡。 此过程通常称为“高浇低筛”。 倒茶时,应分几杯来回倒,不留一滴,使茶的色香味均匀。 俗话说“关公巡城,韩信发兵”。 于是,在“请、请”声中,主人和客人各端了一杯。 ,将其举至唇边,闻茶香,然后抿一口。 刚入口时略带苦涩,但很快香气便溢满齿颊,回味无穷。 如果客人较多,主人在第一轮时不喝酒(俗称“过头”)。 每次用开水泡茶,同时倒杯、洗杯,俗称“烧钟火锅”。 连续几次,如果茶色不浓,则称为“茶稀”,需要换茶。 近代学者翁惠东先生较早对工夫茶道进行了记录和总结。 他所著的《潮州茶经:工夫茶》对工夫茶的饮用有相当详细的描述。 清人余庆说:“工夫茶的煮法以陆羽《茶经》为基础,器具更加精致。” (《梦工厂杂记》)后来有评论家认为工夫茶始于唐代。 这个论点是不正确的。 潮州工夫茶虽然在烹调原理上汲取了陆羽《茶经》的精髓,但工夫茶的形成与茶叶历史上饮茶的三大创新密不可分:茶、饮法的推广和紫砂壶的出现。 条形散茶是明初通过行政命令生产的。 《明会典》(洪武二十四年)命令四亭茶农采集建宁茶,但仍禁止将其磨成大小龙珠。 “在此之前,人们使用的茶饼必须先粉碎后煮。随着散茶条状的出现,可以用沸水直接冲泡茶(饮料)。

条形茶具有天然的清香,其饮用方法可以说是“千古饮茶之始”。 (沈德富《万里夜火》),这两者是工夫茶的基础。 明代中后期紫砂壶的出现后,潮州工夫茶在闽南、粤东地区进入生活阶段的条件日渐成熟。 紫砂壶的创始人是16世纪初江南武夷山的学者恭春。 后来,高手辈出。 当时,大彬把有梁的大茶壶改成了小茶壶。 专门制作小茶壶的人是明代齐崇祯年间的惠孟臣。 他的名字出现在清初吴谦的《阳羡鸣桃录》中。 因为“锅要小而不大,浅而不深,盖要厚而不尖,汤要浓而香,这样才能团结统一”(周高启《阳羡名锅》)所以潮州工夫茶具是必不可少的。 孟臣茶壶长期用于工夫茶壶(有的仿制当地枫溪)。 1975年,广东禄丰县明皇亭林墓出土一件回孟臣手工制作的紫砂壶,证明该紫砂壶为明末制作。 现已流传岭南。 明末清初,潮州与苏州之间频繁的商业贸易,使得潮州商人将大量的宜兴紫砂壶带回潮州制作茶具,并称其为“苏罐”(蔡鸿升《潮州商人清代苏州”)。 结合早先引用的陈恭寅的《茶早》诗,可以说潮州工夫茶起源于明末清初。 “功夫茶”一词原本是指制作武夷岩茶的时间。 陆彦灿《徐茶经》引用王草堂《茶论》:“武夷独炒烤之,熟时半青半红,青者炒之。颜色,红的是烤色……炒烤后,拾起旧叶旧枝,使其成为新色。石超诗云:“如梅花香”、“心闲手闲”很锋利,做工很好’,描述已经很累了。” 又引《随见录》:“山上的武夷茶,是岩茶……最好的,叫工夫茶。” 因此,潮州人喝武夷功夫茶是全套的。 把这个精美的节目命名为“功夫茶”是再合适不过了。

潮州饮茶的历史记载可以追溯到宋代。 元丰年间,潮州著名学者吴福煦给远在黄州的苏轼送茶。 苏轼在《答吴子业》一书中写道:“送来数种茶,皆是上乘。” 如果五府谷没有尝过茶,那就好了。 ,你怎么敢给苏轼送茶? 茶从一开始就成为了友谊的信物。 明嘉靖年间潮州知府郭子章在《潮中杂记》中说:“潮州风俗不甚用茶,故茶最好不如潮州,而有潮阳”。 ,也是最好的福建茶。” 我喜欢喝福建茶。 名茶是事实,但说“茶不为时尚人士所普遍”并不准确。 流传至今的明代潮剧五种中,有不少有关饮茶的描写。 比如刻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的《礼经记》第十九章:“(帖)你是客,我请你喝茶。” 万历九 1581年(1581年),《荔枝记》第八回出版:“公曰:原来是媒人,老夫思念。小七,坐在椅子上,乞讨。”茶。” 万历年间出版的《金花女》,还附有刻“苏六娘”的歌词:“人来人来,你要管好你的油盐酱醋、槟榔茶”。 ”都可以说明,饮茶的习俗在民间盛行,已经成为一种友好的待客方式。虽然工夫茶还只是处于初级阶段。当代的工夫茶继承了这种表达友谊、和谐的文化传统。喝茶时,四人用三杯,三人用两杯,每一轮,总有一人缺一杯,使得品茶过程“请喝”不断,始终洋溢着平和谦让的气氛。潮州城乡的庭院里,常在龙缸里种荷花,或在棚架上种金银花,朝花夕放,好朋友相聚煮水煮水。沏茶。 面对优雅的茶具和精湛的工艺,确实是无穷乐趣。 现代爱国诗人邱逢甲旅居潮州时曾写下赞颂工夫茶的诗句:“曲园春风饮天茶,竹炉橄榄炭亲手炒。新鹤口中置沙壶,来尝湖山处女泉。” (《潮州春思》》)在诗情画意的环境中,捧壶、捧杯、慢饮,不仅是一件艺术品,更是一种消散尘世烦恼的方式。 实在是人生一大享受。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