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禅林茶道 转化为 茶人物中日禅林传统茶道

在中国形成后期,禅宗作为一种流传至今的文化遗产带有着非常强烈的行动力。西田几多郎博士曾在《哲学的根本问题续编》中指出,印度宗教思想具有知性,以”知”为主。而中国禅宗的无为思想则以”行”为主。虽然禅宗起源于佛教文化,但普遍认为,它是中国文化的结晶。

 

 

印度地处带,食物丰富,生活宽裕,人们容易沉迷于瞑想和消遣中。但不同的是,中国谋生不易,生活艰苦,因此中国人非常勤勉。他们强调实用和功利,注重努力和毅力,万里长城和大运河就是这种精神的代表。禅宗文化在这样的背景下发源,着重强调行动性。

 

 

现在,日本传统茶道里的”茶人物”中,所谓的”作务”指的是庭院打扫、砍柴,以及耕种等各项农事活动,这一风尚是从中国传统文化中继承而来。”作务”并不重视功利精神,而是强调禅宗思想,表现了深刻的文化内涵。百丈禅师更是率众倡导了这种精神,并将之流传至今。

 

 

一开始,大家看到百丈老师手忙脚乱地干活儿,很不舍心。于是他们都一致认为应该让百丈老师少活动,不用再干那些农活儿了。遗憾的是,百丈老师却因为觉得自己无德,不想让别人替他干活,安享其成果。因此他整天都处于忍众人之劳而不吃东西的状态。据说,茶道这门修行从打扫开始,不知道百丈老师是否因为受到了禅宗的影响。

 

 

中国人勤劳努力,意志坚定,但缺乏娱乐和生活情趣。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在寒冷潮湿的气候下成长的英国人相似,都强调朴素和实用,与追求风流的审美取向不同。尽管唐代有不少充满禅意的诗歌和禅味的画作,也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艺术成果。但这只代表了一部分人的审美取向,和日本人强调的风流雅趣并不一样。中国人的服饰色彩则更偏向于浓艳的原色,而日本人的偏好则更偏向于柔和深沉的色彩和复杂的涩味调性,这种审美趣味在中国民众中并不是很普遍。

 

 

唐代陆羽的茶道非常注重自省性,他在茶经中就要求严格控制水质。尽管与禅宗的「茶禅一味」有些不同,但从检讨和修身的角度看,这种修行方式是非常有意义的。不过总的来说,茶道和禅宗融合在一起,已经成为了日本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在茶道文化中,茶人物们都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自己的生活意境完美地结合了起来。

茶文化一直以来是寻求内心清静和健康养生的一种方式。与日本不同的是,中国茶文化并不只是追求清净禅味,而更注重礼仪和朴实,既养生又注重情感交流,对日常生活有着很大的益处。

 

 

宋代斗茶不仅只是味觉的竞争,还是了性质,成为一种通俗的习俗。这个风气随后东传到了日本南北朝时期,武士们成为了茶道的主要参与者,甚至有僧侣也加入了其中。然而,中国禅宗的茶文化到底是怎样的呢?这是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中国禅宗的茶道礼仪在日本也广为实行,成为了日本茶道发展的重要基础。

 

 

禅宗和茶文化本来就密不可分,两者发展可以相互促进。在夏天进行禅坐时,人们容易犯困,因此需要外界的刺激以求提高精神状态。一些禅僧会在禅坐的过程中喝茶,这并不仅仅局限于赵州禅师一个人,许多禅僧也喜欢品茶。在梅里兰叔的「酒茶论」中,赵州禅师、风穴禅师、伪山禅师、香严和尚、南泉禅师、洞山禅师、夹山禅师以及投于和尚等大师都有与茶有关的故事。

甘饮茶水与采摘茶叶是禅宗众僧们的共同喜好,它们排列在考试名单中,也因此引领了禅林的盛事,得到广泛的赞扬。佛教强调清净,认为饮酒有悖于佛教旨意,而喝茶则没有其他音乐噪声进行干扰,因此茶被广泛认为是一种理想的饮料。

 

 

茶在禅宗圈子里被视为一种适宜的饮料,不仅供奉佛祖十分得当,而且在禅宗圈子里甚至将喝茶仪式化,形成了独特的茶道文化。

 

 

百丈禅师制定的古清规对禅宗的发展和茶文化的传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存的百丈清规则是由元代僧人僧德辉整理编纂而成的,它继承着诸多清规的精华,并作为禅林中最为重要的规矩。

 

 

百丈清规的第七卷就强调了茶礼的重要性,它是禅林里最庄重隆重的礼仪之一。禅林茶头是专门的役僧,负责在佛祖灵前上香并献上茶水,同时也要为众僧们分洒香茶。

禅林生活中的茶文化非常丰富和规范化。供茶、请客飨茶等活动都有详细的制度和规定。一些节俭的僧侣甚至会精打细算地珍藏茶叶,而禅林清规也就在日常生活中强调了不准隐匿藏茶末等内容。

 

 

在禅林中,茶礼实行非常广泛。例如新任住持会用茶礼来庆祝,当头一位僧侣凭借功勋成为首座时也会用茶礼来感谢,新来的挂搭和逝世的和尚下葬后挂虞都会有献茶仪式。可以看出,茶在禅林生活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和尊崇。甚至有违反清规者要受到罚喝一斤茶的制度来进行处罚。禅林对规矩的严格遵守和茶礼的重视,在团体生活中是与众不同的。

 

 

宋代儒学代表人物程明道曾经拜访过定林寺,他见证了众僧们精确遵循清规进行生活的场面,深深感慨:“这里已经是三代礼乐得以完美继承的地方了。”即使是以礼义为重的儒家,在禅林中的生活方式也深受其启迪。

 

 

中国高僧们东渡日本时也将百丈清规的重要性进一步推广,应北条高时之邀请,有清拙正澄(大鉴禅师)等高僧前往日本传授清规文化。这些禅师深受日本学界的尊重和景仰,其中有一位禅师甚至受到信州诚访城主的邀请。

原贞宗是一位深受禅宗启发的僧人,他试图将禅宗仪式应用于武士礼法中。据说他和一位禅师商量,最终编制了“小竺原礼法”。其中“布萨式”是一种每半个月在众人面前忏悔罪过的仪式。据说建仁寺早期曾使用此法教导小弥沙练习,受过“白槌役”训练的人需要禁足百日,并每天三次练习,总共100天。由于要求极为严格,布萨式成为社会礼仪的典范,甚至能够吸引方丈、茶人等各种领域的人士前来参观。

 

 

这也充分表明,禅宗之所以拥有无可比拟的严格清规,不仅在于它本身的宗教性质,还在于禅宗对于威仪和礼节的高度重视。这些清规和礼节不仅能够在寺庙内得到严格执行,还能够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中。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