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你想喝茶吗 王旭峰继茶人三部曲之后又拿出了这杯王江南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钱江晚报·每小时新闻记者 张金华

人物茶壶图片_茶人物_人物茶杯/

王旭峰特写。

初春时节,一场雨过后,便是一阵刺痛。 很快,社前茶、明前茶、雨前茶、西湖龙井茶将陆续上市。

“没有固定的规律,水土养一方人,世界上喝茶的人那么多,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口味喝茶。”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茶文化专家王旭峰继《茶人三部曲》之后又献上了一杯“新茶”——这是又一部与茶有关的小说。杭州龙井茶。 小说:《望江南》。

王旭峰讲述了他与茶的故事——

“我出生在茶乡杭州,大学里学的是历史。茶文化的形成也是一个充满历史的过程。

毕业后我从事过很多工作。 后来我又参与了中国茶叶博物馆的筹建工作。 这是一个非常直接的因素(促使我开始写作)。

当时,我正好在茶叶博物馆的资料室里。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多世界各地的茶人。 我知道有很多故事要写,这也是我直接进入茶文化创作领域的原因之一。

如果没有这个特殊的原因,即使我是江南人,喜欢喝茶,也可能不会写出这样的小说。

我是1990年底去了(中国茶叶博物馆),1991年开始写的,那些生活事件浮现在我的面前,我觉得我必须赶紧把这件事写下来。

当我写小说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了一句座右铭:生活给我什么,我就向什么走。

这时,茶正好向我走来,我想也没想就朝它走去。 ”

王旭峰说,从2013年开始,这部期待已久的作品《望江南》的写作就开始了。 但一再拖延,又一再被推翻。 那段时间,王旭峰从一名职业文学工作者转型为一名高校茶文化教授。 她所任教的浙江农林大学是国内外唯一一所茶科学与茶文化院校。 学院。 虽然转行教书后从未停止过创作,但多年来,王旭峰的心却完全沉浸在茶中。

小说《望江南》讲述了江南茶世家杭氏在近二十年波澜壮阔的社会进程中的坎坷与命运。新中国成立。

小说的主人公杭家以茶为生。 然而,经历了频繁的战争之后,中国的茶业已经跌入了历史的谷底,主要由杭氏家族经营的龙井茶也不例外。 以杭氏为代表的茶人克服种种艰难困苦,一步步重建茶道。 在新中国建设和中国走向世界的过程中,他们用“茶”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我不再过多担心缺乏现代茶知识和对历史事件的理解。文学创作本质上是一个知行的过程,即知行合一。我真正想通过创作明确的是角色小说中的人物在这里的命运和方向,包括对这个时代的整体认识和判断。

《望江南》虽然讲述的是杭家的故事,但也展现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传达了中国人独特的性格和哲学。

小说中,茶无处不在,或者说,“茶”才是真正的主角。

茶是中国人生活中的“开门七件事”之一。 在王旭峰看来,茶叶也是中国商人在特殊时期换取外汇、助力国家崛起的重要物资。 在一定程度上,茶也能代表中国人,代表中国人温文尔雅的性格。 王旭峰的《南望》,书写了一部与茶血肉有关的杭州历史。 在她的笔下,“国”被无数颗纯真的心精心守护,让人感受到超越历史深度的人性温暖。

杭州也无处不在。 杭州的地名、轶事、风俗习惯,比如民间过腊八、过年、“杭儿风”、杭州话等,都很容易上手。 我们跟随王旭峰,在1949年左右前往杭州。在杭州市区,我们从清河坊、涌金门、钱王庙、湖滨路、西湖滨、王庄、净慈寺、天天路出发,出城,到郊区,到龙井村子、双凤村、翁家山、梅家坞、云栖寺等,一路漫游,喝一杯来自杭州的茶、温暖和轶事,《望江南》是一本对杭州人来说非常亲切、接地气的书。

在书的最后,有这样一段话:

“暖风吹来,游人不醉。第二年春夏之交,新茶上市。虽然城里人要靠门票买茶,但有些好茶茶终于出现在了沿街的茶铺里,郊区山坡上的茶棚里再次充满了鸟儿,孩子们哭到了茶的心里,茶道终于从遭受的重伤中走出来了。几年前,人们开始暗自渴望有自己的时间去喝酒。需要注意的是,一些古老的传统仍然有可能影响中国。人们隐藏着很深的生活习惯。正如茶圣陆羽所说:飞禽走兽、人类都生活在天地之间,都是依靠食物来维持生命活动的,饮酒的现实意义是如此深远。

春天快乐,一起喝春茶吧

三月春风吹,百花盛开。 根据王旭峰系列小说《西湖情》改编的电影《柳莺莺》正在全国路演。 王旭峰在忙着支持影片的同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人物茶壶图片_茶人物_人物茶杯/

人物茶壶图片_茶人物_人物茶杯/

【问答环节】

以下是本报记者与王旭峰的对话——

【“杭州风”刮起来,这是一本“很杭州”的书】

钱江晚报:《望江南》可以说是一本“杭州之书”。 从清河坊的杭州人家老宅,到翁家山、梅家坞、龙井等茶庄园、茶园,杭州的地名和风景随处可见。 你写了很多杭州的习俗,比如腊八节、小年等。 如此严谨、写实的写作是您在《望江南》中想要突出的写作风格吗?

王旭峰:年轻时,我有一个远大的志向,要在纸上写下一个杭州。 至于杭州的民俗历史等场景,这就是我希望传达的。 杭州作为古都,是承载中华文化符号的重要场所。 湖光山色间的杭州街头巷尾,至今仍保存着南宋百余年的文化底蕴。 它迷人、深邃、悲伤、欢乐,表现深远,寓意深刻。 挖掘、解释和改进的空间。 总而言之,就文字而言,我可能是写杭州最多的人之一。 因为关于杭州的文章写不完。 它是一个整理思想、创造美好的天堂。 我将用我的余生来写它。

钱江晚报:为什么在书中的叙述中放入这么多真实的历史人物(相对来说是大人物而不是小人物),比如周恩来、唐恩波、吴觉农等? 你让大人物和小人物出现在同一个舞台上,各自在各自的位置上,完成他们的使命是基于什么考虑? 是为了增加历史意义感吗?

王旭峰:长篇小说一旦表现在遥远的时空中,往往具有史诗般的文本,跨度大、视野宽、人物层次多、跨度大。 我的小说的核心是放在中华民族的国饮“茶”上。 茶是一个跨度巨大的综合本体论。 因此,以茶为命的人物是全方位的,作为史实以文学的方式来传达也是理所当然的。

钱江晚报:你是地道的杭州人。 在《望江南》的很多对话中,我们都可以看到杭州话的影子,很有杭州的特色,比如“小夕,不来石,木瓜,独梨子”,有顿“呃”等等。在写作过程中,您是非常大胆地使用杭州话,还是非常谨慎,担心会给读者带来阅读困难?

王旭峰:我一直认为,虽然汉语文字主要是由一种方言演变而来,但总体来说,它是由各民族的方言诞生、建构和完善的。 于是,西汉扬雄写了《方言》一书。 当时出现的“文体集”,就包含了中央政府的使命,收集各地的方言,然后集中到雅言。 我在杭州长大,但因为住在部队大院,所以我一直用普通话作为日常语言。 年轻时,我在拱辰桥下的一家工厂打工,从同事那里学会了地道、标准的杭州话。 以此为参考,我逐渐明白了杭州话济北国话和吴越话的混合优势。 对比之后,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在文中一直在探索这种杭州话如何加入通用语音系统,并使其超越地域,进入国语层面。 可能的。 至于在写作过程中的使用,我掌握了一个原则,就是所使用的方言不用特殊解释就可以用书面语言来传达,让中国人普遍理解。 比如,杭州人说“海威”,就是张扬、强势的意思,但用“海威”的时候,即使是没听过这个词的人也会明白。 总之,我们的汉语白话还处于创新和完善的过程中,杭州话将为此做出自己独特的贡献。

人物茶杯_茶人物_人物茶壶图片/

一个茶人。

【我把成为一个“茶人”作为我内心的要求】

钱江晚报:我们知道您大学学的是历史专业。 《望江南》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你讲了从中国古代到民国、民国的茶史。 比如你谈到吴觉农的日本之行。 您在国外学习茶学,回国后推广机制茶。 您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是否还花费了很大的精力来掌握、整理和整理历史资料? 您总体上如何把握小说中史料和专业知识的呈现和比例,持什么态度?

王旭峰:大学毕业后,我做过报社记者,后来到中国茶叶博物馆资料室,后来成为高校茶文化专业教授和教师,所以收集资料并不是一件特别的事情。困难的任务。 但如何将历史事实与文学虚构结合起来,一直是一个文本实验。 上大学时,先生们给我们讲《史记》时,都会说是“理气无韵”,“文史不可分离”。 事实上,在茶的历史上,很多史实都充满了文学性。 比如《望江南》的《序》中吴觉农先生和他的弟子张堂衡买房后,先铺上席子,搬进了自家的客厅。搬出; 又如,小说第一章讲的是陈布雷死后葬于杭州五云山茶园。 这些过程都是真实的,同时也蕴含着浓厚的文学性。 在表达这部分内容时,我最担心的不是文学部分,而是史实的准确性。 我总感觉我的专业老师和同学都在盯着我看。

钱江晚报:我们知道您此生与茶结下不解之缘的故事。 “茶”现在在您的生活中占据什么地位? 古代有很多文人雅士爱喝茶。 您现在能告诉我们一些您个人的“茶”生活方式吗? 你最喜欢的茶是龙井茶吗?

王旭峰:我当然非常喜欢龙井茶。 我不关心我的老朋友和我的祖国。 我将尝试新茶新火,享受青春里的诗酒。 但现在我作为一名专业的茶文化教师,我必须不带任何个人感情地热爱来自中国各地和世界产茶国的每一种好茶。 我每天都喝茶,主要是绿茶,也有红茶。 我必须泡红茶和白茶来喝。 茶在物质层面固然与我密不可分,但精神层面对茶的需要却超越了物质层面。 它引导着我的人生价值观,让我把成为一个“茶人”作为自己内心的要求。

钱江晚报:我感觉你也是个美食家。 小说里有一个细节,说杭家每年腊八节都会做“茶泡饭”。 您还写了如何制作“茶泡饭”。 我很好奇这个食谱是否是你的虚构。 ,或者真的有这种“茶泡饭”吗? 现在还可以吃吗?

王旭峰:茶泡饭是茶文化中的文化符号。 传到日本后,成为“茶泡饭文化”,甚至被日本导演拍成电影,象征平凡的日常生活。 我做过茶泡饭,小说里的茶泡饭是我自己创造的,但实际制作的过程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只能理解。 泡茶的时候要边尝边尝,比例要适当,就像泡茶一样。 这是一种体验,而不仅仅是一种体验。 如果只是按照菜谱做的话,恐怕效果不会很好。

钱江晚报:您在书中还提出了茶文化领域传统与现代的争论。 看来作者并没有太纠结。 例如,泡茶、茶道必须尊重传统。 在现代化进程中,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您对传统文化在现代化冲击下的出留问题有何看法?

王旭峰:无论写作还是教学,工作还是生活,我的原则就是小说中杭嘉和的原则:我主张改进和改革,我不主张毁掉一切再重建,再毁掉再重建。 我不相信任何没有背景的东西。 就像孩子出生后,虽然有自己的东西,但基因是遗传的。 我认为历史可以分为阶段,但人性是连续的。 所以我的立场是旧中有新,新中有旧,生生不息。 泡茶也是同样的道理。 是手工茶、机械茶,还是两者结合的茶? 让这种差异永远存在。

人物茶壶图片_茶人物_人物茶杯/

王旭峰特写。

【文学之外,生活如此广阔】

钱江晚报:您曾经说过,“茶人三部曲”中的很多名字,比如沉律艾、吴茶青、天醉、吉克等,都来自南山墓地。 为了找到小说中人物的名字,游写了一本叫做《南山墓地》的书。 里面有三万多个、近四万个名字,你从中选择。 在《望江南》中,我们看到了杭家新一代的许多美丽的名字,比如姬草、得土、德芳、映霜这些经典的名字,还有杭寒、杭布朗、杭芳月、杭盼等。为了变得现代,这些新名字的灵感从何而来?

王旭峰:我越来越相信,起名是评价你文学能力的重要指标之一。 无论是在文字中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选择一个合适的好名字是非常有必要的。 我写的关于茶的小说里,名字通常都有茶的意思,有的甚至直接取自历史书。 例如,“得茶”就直接来源于古语“得茶解事”。 例如“平水”、“迎霜”本身就是茶名。 从文学作品中取名,足以写一篇大文章。 我平时比较注重收集名字。 好名字会被记住,也许在某个时候会被使用。

钱江晚报:之前的“茶人三部曲”是一个著名的IP。 这部新剧《望江南》也讲述了茶文化的故事。 它有完整的时间线和故事情节。 主角一一登场,有剧情。 如果有冲突、有人物,你还会拍电影、电视剧吗?

王旭峰:小说正式上线不到一周,已经有近十家影视公司联系我了。 当然希望能拍成电视剧,为传播茶文化做出更多的努力。

钱江晚报:转型为茶文化学者后,这些年来您对写作的态度是怎样的,写作在您的生活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接下来有什么写作计划吗?

王旭峰: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对文学的热爱和痴迷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当时我什至可怜那些科学工作者,想如果没有诗歌和小说他们该怎么生活。 这种极端的认识,到了大学之后才得到纠正。 人生如此广阔,人性如此丰富,这是你在文学圈里根本无法体验和认识的。 我现在的主要目标是教育和传播中国茶文化。 我写的东西包括论文和专着,也涵盖广泛的虚构作品。 但总体而言,会议仍将聚焦江南、浙江、杭州地区的文化叙事。 这个初心从未改变。

钱江晚报:最后,能介绍一下您最近的阅读情况吗? 您能给《钱江晚报》的读者推荐一些书籍吗?

王旭峰:这几年我主要看茶文化方面的著作,比如陆羽的《茶经》。 我想贵报希望我能提供一些让广大读者能够接受的文学或文化佳作。

附:王旭峰推荐书籍清单

苏联帕斯捷尔纳克的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荣获1958年诺贝尔文学奖

叶朗等主编的《中国文化概论》,三联书店

明清张岱的《洮安梦忆》、《西湖梦》

《江南在哪里》杨念群

《猴子与男孩》王蒙

《清明上河图的中国》杜恩龙

土耳其奥尔罕·帕慕克的“纯真博物馆”

人物茶壶图片_人物茶杯_茶人物/

王旭峰,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曾任浙江工人报社编辑、记者,中国茶叶博物馆馆员,浙江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浙江省文学促进会副主席民主。 现任浙江农林大学茶科学与茶文化学院名誉院长、汉语国际推广茶文化传播基地主任、国家一级作家、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主任浙江省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曾获中宣部第一批“四个一批”人才称号、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浙江省优秀科技成果获得者浙江省中青年人,四次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小说“茶人三部曲”前两部《南方有美丽的树林》《不夜侯》获2000年第五届茅盾文学奖; 《南方有美丽的树林》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 2007年,长篇报告文学《让我们敲响希望的钟声》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图书奖; 2009年,长篇报告文学《家国书信》第三次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图书奖。 “五个一工程”图书奖和中国报告文学徐迟奖。 2012年,长篇报告文学《伊斯兰之花》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图书奖、中国年度女性文学奖。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编、在互联网上传播。 否则,本报将通过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