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魔人白居易搅拌了千年茶叶的神龙大师

我是唐代诗人白居易,我在宪宗元和元年(公元806年)所作的《长恨歌》描述了玄宗与贵妃的爱情故事。一千多年来,唐明皇与杨贵妃两人不断挚爱深情,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首诗也因此在中国人的心中回荡不绝,成为经典作品。

 

 

我,白居易,字乐天,山西太原人,出生于德宗大历七年(公元772年)。我自幼聪颖绝人,是个天才儿童,出生六、七月便能分辨「之」、「无」二字。我五、六岁学作诗,九岁时已熟谙声韵。十五岁知有「进士」之名后,我便勤奋苦读。在《与元九书》中,我提到我读书苦心刻苦。

 

 

我的才华不仅仅停留在文学上,我更是一位茶道大师。我深谙茶文化,对茶具、茶叶、茶艺都有很深入的研究。在我看来,品茶更是一种诗意般的愉悦体验,能够感受到自然的美好和人文的博大,深深地体现着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我就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十六岁那年我到了京师长安,曾带着自己的诗稿去拜访大诗人顾况。当时顾况拿起我的诗稿,忽然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长安物贵,居大不易!」但当他看到我的作品时,他却大为激赏,改变了口吻说:「有才如此,居亦何难!」并感慨地说:「吾谓斯文遂绝,今复得子矣。」可见顾悦对我的才华极为赏识。

 

 

我是个用功的人,二十岁以来,我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白天晚上都在用功,以至于口舌成疮,手肘成胝。我感受到自己体力在逐渐流失,身体变得不如以前强壮,齿发也开始出现早衰白的情况。虽然我的用功程度很高,但是这样的情况古今罕见,许多人都对我佩服不已。

 

 

我在茶艺方面也有深入研究,喜欢品茶,尤其是欣赏茶具的造型与工艺美感。我明白,茶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源远流长,为人们带来了许多的欢愉和感动。而我,也想将茶文化传承下去,为人们带来更多的美好。

 

 

我虽然文才出众,但家境贫苦,直到二十八岁才去长安应试,最终登上了进士的宝座;三十一岁时,我又应吏部试中甲科进士,任秘书省校书郎,从而结识了元稹。元和二年(公元807年),我被任命为翰林学士,并与元稹、李绅等人一起倡导新乐府运动,主张诗歌不应该只关注嘲讽风雪,描绘草木花卉,而应该关注救济民众、弥补社会空缺。我提出「文章合为时而着,歌诗合为事而作。」的文学理论。我的诗歌作品注重通俗易懂、平易近人,即使有人说我写得太俗气。宋人惠洪在《冷斋夜话》中写道:「白乐天每作诗,令老妪解之,问曰:解否?妪曰:解。则录之,不解则改之。」这说明我不仅倡导白话诗歌,同时也实践了这个理念。我将自己的近三千首诗分为四类:讽谕诗、闲适诗、感伤诗、杂律诗。我认为讽谕和闲适两类诗歌最有价值。讽谕诗可以反映时政和社会现象,而闲适诗则表现了我生活中较为闲适的一面。

 

 

 

 

《白氏长庆集》中多次提到品茶的情景,显示了我的悠闲生活风格。自古以来,酒一直是中国文人生活的必需品。当然,酒也是我最爱的饮品之一。我曾经写过《劝酒诗》共十四首,在序言中提到我经常利用公务闲暇的时间喝酒写诗(「我任公职于东都,常有闲暇之日,闲来就饮酒,醉后就吟诗。」)。但是茶也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良伴,每当我渴想酒的时候,往往就会想到喝茶解酒克制自己,「药释日晏三匙饭,酒渴春深一碗茶。」(《早服云母散》)「蜀茶寄到惊为新,渭水煎来觉珍品。满满一盏似鲜奶,何况春深酒渴心。」(《萧员外寄新蜀茶》)「为了调动酒力,也为了破除困意,喝茶也是一种好的选择。」茶是解渴的好物,可以提神醒脑。

 

 

我在辟园中种植茶树,喜欢在山林间漫步,享受大自然带给我的美好。公元815年,因为我言辞直率,我被贬到了南陵县当地官。我在南陵县度过了十多年的岁月,在那里,我继续挥洒我的文学才华,也更是深入地研究了茶文化。我宣传茶文化,希望传承下去,成为中国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茶是一种优秀的饮品,把它和中国文化相结合,必将成为独特、美好的风景线。

 

 

我是江州的一名司马。有一年,我来到浔阳江边,听到江上传来美妙的琵琶声,还听说了商人和妇女悲惨的遭遇,他们与我这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命运相似。于是,我写下了著名的《琵琶行》。次年,我游庐山的香炉峰,看到香炉峰下的「云水泉石,绝胜第一,我爱之情深而不能舍弃」,所以我建了一座草堂。后来,我在香炉峰的遗爱寺附近开辟了一个茶园。「在高大的松树下和小溪旁,我穿着斑鹿胎巾和白布裘;茶园是我的产业院,和野生鹿和山鹤交流。云从涧户落在衣裳上,雾从山厨里钻出,最喜欢的是新引来的一泉清流,从阶梯间流淌而过。」我在山林间悠游,与野鹿和山鹤为伴,品尝着清凉山泉,真是一生的至乐。

 

 

我非常爱喝茶,每当我的朋友送我新茶,我总是感到十分高兴。在《谢李六郎中寄新蜀茶》中写道:「我的亲人和朋友都知道我喜欢喝茶,所以在我生病的时候,他们送来了新茶。在一封红色的信封中,有一封信和十片绿茶叶。加点勺子上的水,煮一下像鱼眼般的茶叶,再用刀玉搅拌一下,就可以喝到美味的茶了。朋友们总是先寄茶给我,因为我是一个茶品鉴达人。」在病中,我最喜欢喝一杯清香冷静、曲径流动、清新可口的新茶。

 

 

当我收到好友忠州刺史李宣寄来的新茶时,我感到非常兴奋。我立即动手勺水煮茶,从「不寄他人先寄我」这句话可以看出我们之间深厚的友情。此外,在《食后》诗中写道:「吃过晚饭后睡一觉,起来喝两碗茶。」《何处堪避暑》:「游玩一番后睡觉,醒来再喝一碗茶。」《闲眠》:「整日只吃一顿饭,喝两碗茶,明天也无特别的事情要做。」这些诗歌中表达了我的生活习惯,“清醒后喝茶”似乎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从被贬江州开始,我的官途充满坎坷,我的心灵也倍受困苦之苦。为了寻求精神解脱,我开始接触老庄思想和佛法,并与僧人交往。所谓「禅茶一味」,对我来说禅修和喝茶是不能分割开的。「或是吟诗写意,或是小酌品茶;身心都不受束缚,就像一只漂浮舟。富贵中也有苦,苦处在于心灵的担忧;贫穷中也有快乐,乐在于自由的身体。」这是我在《咏意》里所写的诗句,表达了自由自在的生活态度。

 

 

我认为吟诗品茶,超脱世俗的得失,是我修炼自我的一种方式,也可以让我达到乐观知命的境界。

 

 

公元822年,牛李党争激烈,朝臣们互相谴责和攻讦。我上疏谏言,但天子并未采纳,于是我请求外任,并在七月份被任命为杭州刺史。到达杭州后,我修建白堤,以蓄水滋润田地,还在李泌旧址挖掘了六口深井,方便百姓取水饮用,因此深深得到当地人民的赞赏和感激。此外,在杭州的日子也是我生活最宁静、惬意的时刻,由于没有太多公务,因此我可以享受「起尝一瓯茗,行读一卷书」,独自品茗、阅读的美好时光。而诗中的「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更说明我想要分享好茶给好友。

 

 

后来,唐朝国运衰落,乱寇四起,我已经没有了重新入仕的意愿,只想告老还乡,和酒茶、老琴相伴度过余生。

 

 

我的仕途结束后,我隐居在洛阳香山寺,与香山僧人日常相处,我自称为香山居士。「琴中知音是渌水,茶中故友是蒙山。无论贫困富有,长久相伴,没有人知道我今后会去何方。」「当鼻子闻到香茶的美味,当腰围感到日光的温暖。我与老琴长久相伴,喝着迎春酒,至死不虚。」在暮年之际,茶、酒、老琴依然是我的好伙伴。岁月匆匆,到了唐武宗会昌六年(公元846年)时,我离开了人世。

 

 

诗句中的「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意味着生命的短暂和无常,到来和离去就像一场梦境,飘渺不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