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毛尖真伪难辨大量高档茶叶滞销

【河南信阳高端茶叶大量滞销】

 

据介绍,信阳毛尖是河南著名特产。 然而,今年信阳高端茶叶大量滞销。 茶农库存较往年大幅增加,到处都渴望销售。

据从事制茶23年的信阳茶农赵先生介绍,他的茶叶库存已超过2000公斤,急于以成本价出售茶叶。 他还说,像他这样的茶农还有很多。 尤其是今年以来一些高端茶的销量下降明显。

对于销量不佳的原因,一位长期从事茶叶销售的业内人士分析称,高端茶叶价格明显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中央限制三茶消费。公共物品和消费者不知道如何识别茶叶。 去年这个时候,已经有单位下订单了。 中央提出严格控制三锣消耗后,今年打电话时,对方表示暂时不需要。 三锣消费是大量中高端新茶滞销的主要原因。

专家建议,行业应积极应对消费结构的变化,调整生产结构,生产更多大众买得起的茶叶,而不能只考虑高端消费。 为了迎合消费市场的变化,茶商可以开始走一些平民路线,主推一些高品质的包装中档茶。 一些价格低廉、包装普通、品质优良的茶叶会受到消费者的欢迎。

【焦急的信阳毛尖】

作为中国十大名茶之一的“信阳毛尖”如今陷入了“李鬼冒充李逵”的困境。 在利益的驱使下,不少茶农、茶商利用信阳当地的技术,炒制湖北、四川等地的茶叶,重新命名,以信阳毛尖的名义出售,赚取差价。

更多的茶农着急了,他们担心这份顽固的祖传生意会被尘埃落定; 茶企焦急万分,在努力推广品牌的同时,也不得不面对尴尬:产品中可能混入假茶; 政府相关部门也着急。 在茶产业的跨越式发展中,他们认识到茶叶生产、销售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正在引导整个产业升级。

【假“毛尖”】

走在信阳市街头,挂着“信阳毛尖”品牌的茶叶经销店随处可见。 茶叶生产、销售; 买茶、喝茶已成为大多数信阳人的主要生活方式。 但现在这个根深蒂固的品牌不断受到来自其他地方看起来像真茶的假茶的影响。

“一般情况下,如果消费者来我这里买茶,我会说我卖的是山上采摘的信阳毛尖。除非周围有熟人,我才会说实话。其实,我这里卖的是“信阳毛尖,都是四川、湖北的茶叶。”赵新华说。 赵氏是一位茶商。 他的茶店位于信阳市石河区东双河镇茶叶交易市场。 该市场是信阳市最大的茶叶集散地之一。

6月8日凌晨5点,市场上的茶叶交易开始了。 很多茶商的过道里都有两排装有茶叶的纸箱,箱子里装满了新鲜的茶叶。 我走到他面前一问,回答是“信阳毛尖”。 。 看到你是陌生人,他们就会说这是信阳毛尖。 该市场流通的茶叶90%是外地茶叶。 ”赵说。

据悉,今年4月初,信阳毛尖尚未上市时,市场上就已经出现了打着“信阳毛尖”旗号销售的茶叶。 当然,这是其他地方的茶。 据赵介绍,四川的茶叶比信阳的茶叶成熟早了一个多月,同等品质的茶叶价格比信阳毛尖的茶叶低很多。

“一般来说,售价160元一斤的川茶外观、口感与售价300元一斤的信阳毛尖差不多,利润空间巨大。

作为信阳市的金名片,信阳毛尖2011年经浙江大学CARD农业品牌研究中心评价,品牌价值达45.71亿,长期位居中国十大名茶之列。

“没有利润,你就买不起。” 洋茶与本土茶的巨大价差意味着高额利润。 再加上信阳毛尖的品牌效应,促使茶商、茶农纷纷加入造假大军。

据知情人透露,每次信阳毛尖春茶上市前,不少信阳人就赶赴四川,购买大量鲜叶,然后用信阳毛尖的炒制技术进行炒制。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五六年,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后来,有人干脆直接在四川建立了生产基地,连年进行持续稳定的生产。 当湖北茶叶成熟时,这些人又会迁移到湖北省,以同样的方式生产信阳毛尖。

赵新华的货源就是来自这些人。 6月8日凌晨4点,从四川成都机场出发,经武汉铁路中转的一批10箱共500公斤的川茶抵达他的店里。

事实上,大多数消费者很难识别这种洋茶。 只有非常有经验的茶农和茶商才能判断是否是本地茶。 当然,这种判断有时也存在较大误差。 信阳当地一位资深茶农表示,目前茶店的销售模式是让消费者先试茶再买茶。 “在品茶过程中,茶商可以判断消费者是否听懂。一旦听不懂,他就可以拿出相对便宜的洋茶,以信阳毛尖的价格出售。” 茶农说道。

从外观上看,这种洋茶几乎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甚至比真毛尖还要真实。

据上述茶农介绍,近年来信阳茶市被称为“小(芽小)、浑(茶汤浑)、淡(茶味淡)”。 在这种思维下,市场形成了只看茶叶外观,不看内在品质的局面。 他认为,这种误导性的市场观念给了这些洋茶可乘之机。

“以前很多人不采芽头,但现在他们专营芽头茶,因为芽头的外观好看。但由于信阳山茶的产量较低,在二级茶中,湖北、四川等地的外观比较漂亮,所以更容易卖。”他说。

【知名茶企疑似涉案】

“邮政物流很方便,6月15日下单,今天就到了,速度很快。每天都有一些外地物流公司的大卡车停在市场前,装满了附近托运的茶叶包裹。”商人。” 赵新华说道。

物流的便利,加速了假冒茶叶在市场上的流通,良莠不齐的现象更加严重。

“现在市场上的小茶店大多以信阳毛尖的名义出售洋茶,一是消费者看不出来,也尝不了。二是利润空间确实很大,一斤茶叶至少要300元。”元,利润近百元。” 当地一位茶叶经销商表示,越来越多的企业和茶商尝到好处后,越来越感兴趣,加入到造假行列。

据赵新华介绍,自清明信阳毛尖春茶上市以来,不少茶商和客户纷纷找他批发大量茶叶,其中包括当地几家知名茶企。

“虽然这些大型茶叶企业都有名义上的生产基地,但他们的茶叶来源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采购市场上炒好的成品茶叶。他们的采购人员有时会到东双河交易市场挑选一些外地的茶叶。” ”,赵透露。

交易市场上不少茶叶经销商也认同这一说法。 他们表示,他们销售的部分洋茶是被当地多家茶叶公司采购商代收的。

针对上述经销商的说法,五云茶高管、信阳国际茶城运营总经理欧阳道坤表示,五云茶正在做信阳毛尖品牌,不会主观地做外地茶。

“乌云坚守这个底线,不卖外地的茶叶。” 但他也表示,客观地讲,从茶叶产业链入口的角度来看,茶叶采购过程中可能存在误收外地茶叶的问题。

五云茶现已更名为河南信阳毛尖(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茶叶种植、加工、销售、贸易物流、研发、茶文化旅游、茶叶深加工为一体的全产业链集团公司。 据其官网介绍,拥有35万亩生态茶园基地,拥有“龙潭”、“五云山”、“鲁豫”三大知名品牌。

据悉,乌云茶除了直接从行业上游生产加工茶叶外,还通过外部茶叶经销商供应很大一部分成品茶。

“我们制作标准茶,拼配,将不同等级的茶叶按比例混合在一起进行包装和销售,入口处可能存在管理漏洞。我们的采购人员应该有辨别真假信阳毛尖的能力,但这“这种工作都是亲自做的,品尝、观察、体验等挑选方法也存在错误。”他说。

乌云茶声称近两年一直在加强对生产源头的控制。 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已有董家河、石河岗、十三里桥、谭家河等镇58个行政村17008户、共计近50万亩茶园和山林流转。 不过,据一些将土地流转给乌云茶的茶农介绍,乌云茶并没有对这些茶园进行有效管理,大部分还是由茶农自己管理。

【广泛发展】

谈到外地茶叶,来自信阳市西河区车云山(信阳毛尖知名产区之一)的20多岁的李军显得十分着急。 这一代土生土长的茶农不得不为坚守家乡海拔600米的20亩茶园的前景而担忧。

“保守一点,现在市场上流通的茶叶一半以上都是外地茶,劣币驱逐良币。甚至我们很多茶农都跑到四川、湖北等地去采茶牟利,然后卖掉。”它就像车云山信阳毛尖。”他说。

在他看来,车云山生产的信阳毛尖在市场上一直享有很高的声誉,一般以高档茶的形式进行销售。 而现在,成为同谋是不可避免的。 “即使消费者亲自到山上向茶农购买茶叶,也不一定能买到真正的信阳毛尖,”他说。

“我们也了解到外地茶叶不合格的情况,市场上确实存在这种情况,但我认为还不是主流。信阳市茶叶市场这几年发展比较快,肯定会出现一些问题,先发展,后标准化。只追求规模,忽视质量监管,不利于信阳工业的可持续发展。” 信阳市茶产业办公室副主任夏国宗说。

根据《信阳市茶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十一五”以来,信阳市以每年20万至30万亩的速度发展茶叶生产基地。 截至目前,全市茶园面积已达210万亩。 茶园面积居全国地级市第二位,是江北最大的茶叶生产基地。

数据显示,2011年,信阳市茶叶总产量达4.6万吨,总产值达55.8亿元,涉茶综合产值近70亿元。 夏国宗透露,今年刚刚推出的信阳春茶总产量为2.98万吨,而去年同期为2.6万吨。 预计今年茶叶总产值65.8亿元,比2011年增加10亿元。

但从产量、产值和市场占有率来看,信阳仍处于国内茶产业发展的第二方阵,信阳毛尖的品牌知名度也仅限于中原地区和部分分布地区。

“跨越式发展会带来一些粗放管理的问题。” 夏国宗说道。 他在《大力实施标准化生产促进信阳茶产业又好又快发展》的报告中提到,目前市场准入制度尚不完善,导致市场上茶叶产品良莠不齐,存在以次充好、假冒伪劣等问题。包装茶产品。 这种现象至今仍大量存在。

早在2003年2月19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正式批准注册信阳毛尖证明商标。 证明商标规定,信阳毛尖证明商标使用范围为东至固始县泉河盆地,西至桐柏山与大别山交界处。 符合信阳毛尖品质特征和加工工艺的茶叶,位于信阳市行政区域内,北起淮河,南至大别山北麓。

“凡是不符合上述标准的,都不能认定为信阳毛尖。但事实上,信阳毛尖认证标志的范围已经扩大了。” 据当地知情人介绍,纯正信阳毛尖的产地应该是信阳西南山区梁滩地区的乌云。 但现在,为了增加信阳毛尖的产量,当地政府开发了大量新的茶种植区。 茶园的面积早已超出了原来的范围。 这些新开发的茶园所产的茶叶也被称为信阳毛尖。

欧阳道坤还发表文章,认为信阳市政府委托信阳茶叶协会注册“信阳毛尖”证明商标,希望将信阳毛尖做大。 但现在看来,这种“糖爹”行为已经严重透支、损害了“信阳毛尖”打造近百年的黄金品牌。 另一方面,也让东部信阳地区的茶叶无法表现自己。 他的性格特点给信阳毛尖带来了不良后果。

“当时我们让茶叶协会注册了这个证明商标,我们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来防止这种假茶。按照常理,这个证明商标应该由茶叶协会管理,协会应该授权哪些企业和商家通过工商授权才能使用。在管理过程中,必须向企业和商家收取商标使用费。几年后,企业有想法,不承认协会的收费。2005年和2006年信阳市加大茶产业发展力度后,商标使用管理问题逐渐淡化,不再收取使用费,总体市场是放水养鱼,加快发展。 夏国宗说道。

认证商标在市场上被滥用,自然给外地茶叶以假乱真提供了可乘之机。 李军介绍,在信阳,绝大多数毛尖仍然是茶农小作坊生产的,要么自营,要么转让给茶商。 只需简单包装和“信阳毛尖”商标即可在市场上流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