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中期茶的肤浅认识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也许道听途说得多了,我潜意识里是比较排斥中期茶的。但凡有茶友问道中期茶,我尽可能晓之厉害。然而行业里说这样说的:有人要中期茶,是好事,这是暴利的事呀!这句话信息量很大。我认为其中包含了几个意思:1 做茶的,大多都在想方设法赚更多的钱,而且绝大部分已经过去不恋,未来不迎·,只求当下把钱赚到口袋再说。2 中期茶品质很难断定。就是因为品质大多和成本挂钩,说中期茶是赚钱的机会,隐含的意思就是低成本的中期茶,可以当做高价的高品质茶销售。3 中期茶本来是为了处理某些特殊原因存下来的茶,然后大概率是东莞茶主人们提出来的概念。可见终究还是有些效果,逐渐被人接受。总之,在我看来,心里隐隐不舒服。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从做茶半年左右开始,一直伴随。
这种不舒服,是因为自己无能为力去扭转,对于事物发展完全不在掌握的无力感。这种不舒服,是因为屡次主动送上门,求坑之后,不想承认自己的愚蠢,转而总是想走出一条所谓的正义大道,达到类似被分手后,拼命成了事业有成的人,迫不及待跑去前任面前,高举什么今天你高攀不起的幼稚冲动以及行为。这种不舒服,是因为一直以来,自认为自己从来不是良好市民,但是越发窥见茶商的贪,茶友的贪,人性中的贪无处不在。大约因为自己没贪着?于是更不舒服了。这种不舒服,还在于龙在田,不甘潜,渴望呈现飞龙在天的强烈,偏偏无论智商,能力,资金,五一充分,对于自己志大才疏,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同时,我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于是我知道,人生不舒服,是常态!不想适应,就必须拼尽全力去改变。所以继续说说中期茶,都知道,2007年的普洱茶事件。不难得知,05年还好吧,尤其06年整整一年,加上07年一直到5月份,普洱茶持续猛涨,一些人猛收茶,整个云南,估计毛茶都不够用了,就像现在我这样的傻子,也比较紧缺的道理是一样的,于是甚至全国各地乱七八糟的毛茶都整过来,弄成大小的饼饼。未曾想,金融茶整得太猛,本来像持续吃货,再拉两年看看,结果伴随金融茶的大量出货,波及到了整个普洱茶行业。结果就是,金融茶脱手赚了一些,但爱屋及乌,正在对普洱生茶猛进的时候,因为受金融茶波及,最后几乎全砸在同样的一批人手里了。这是活该。这些垃圾躺倒现在。为什么断定是垃圾?想想那时候,为了做出更多的饼,只要是树叶子,都更我整,乱七八糟,有多参差不齐,有多脏多乱?关键还是价格不低的时候收回来。自然舍不得低价出手了,唯一只有存在仓库,慢慢等。不用怀疑,但凡这十来年有机会赚点,早抛了。可惜一直没机会。首先古树,乔木概念兴起,大家口味变了,有原来的清新爽口,变成滋味丰富,口感醇厚去了。台地茶完全没人要了。16年,借着“十年“”中期茶的概念,出来走了两步,结果垃圾就是垃圾,很多茶饼肉眼可见地乱七八糟,只能走两步,机会回去躺平。这些东西,不换成钱,最早辛辛苦苦炒金融茶,不仅白干,还倒亏。这五六年,一部分人的心思全在处理这些茶身上,号称价值10个亿。还有很多自媒体,尤其是“巡茶记”直在批评金融茶炒作,然后偷换概念,把名山古树的升值,宣传,不分青红皂白也定义为炒作。诚然,有没有炒作的部分?有!但我很早就发了一篇文字,讲述了炒作和宣传的同与不同。而且这个炒作,和金融茶的炒作,两个炒作的概念完全不一样。混淆概念的情况下,带起节奏,然后开始有意无意地说起无奈的事实:老班章,冰岛热卖,结果附近山头涨价,然后这些几千块的茶,就一直躺在仓库了。中小茶商手里都是中高端茶,每年都存了好多,都是没办法的,东莞也存了好多,都是中高端茶。不明就里的茶友,有的幸灾乐祸,有的信以为真。这家伙专门干,反复干同样的事,写同样的文章,居然有了一万粉丝。我估计,要不了多久,会和东莞拉到昆明,换了包装的那批中期茶一起,然后告诉大家:我存了多年的中高端茶,吃不消了,我要便宜处理!拭目以待!中高端茶,大家一年比一年存得多,每个名山古树,都有几百公斤,东莞几十吨。呵呵。居然还有人信?多半也是假装相信。
茶有那么难么?水有那么深么?有高考难?有数学竞赛难?我都说了,像我这样呆萌愚蠢的,间隙十天半月地喝一口茶。都能基本能区分好坏。我不信那些高呼只喝名山古树的广大茶友们,还不如我?那是不可能的事。东莞成了中期茶垃圾茶根据地,昆明成了老茶的发源地。WR!唯一还是贪呀,大茶企也贪,众所周知的金大福,没见生产几十吨老班章,又比如雨林,到处名山修初制所,从来不开工,然后“生产”出无数的古树头春!还有大益,最近几年毛料收购价,最高价格81元/公斤,另外还有无数茶商。这些都不论,只说一个官方数据:普洱茶95%以上是台地,乔木型的不到5%。自然里面古树我觉得最多百分之二。稍微做茶一段时间,喝茶一段时间,这些就心知肚明了。市场永远是最真实的。市场的繁华点,就是消费者的需求点。大约一个星期前,由于每天深度思考(都说写文章是深度思考),我突然觉得,很可能我一直人为创造了一个并不存在的市场需求,而且还在致力于满足它。那就是绝大多数茶友,对于货真价实的普洱茶的需求,和市场上都是包装精美的假古树茶之间的矛盾。然后我觉得我就可以解决这个矛盾,因为我就是做最真,最纯,最高性价比的普洱茶呀。但这几天,突然觉得自己是。既然多年以来,都是假的古树,乔木好卖。这不就是证明,这才是真正的市场需求么?!个别茶商太狠,真卖到了古树头春的价格,有人就开骂了,同时诉说着普洱茶水真他妈的深。你只能把台地茶,溢价20倍,差不多到乔木的价格卖,但凡写着古树,我们是不怪你的。
这就是市场需求,这就是茶商们,无论大小,都在干的事。我在这群虚荣的,自以为聪明,占了世间大便宜的茶友里,找寻我的客户。你在这无论大小茶商,台地满天飞,故事讲不停,溢价看人变换的茶商手里,去找几乎不存在的乔木和古树。如果都是这样,那你和我,才是大。期待你我早点相遇,真正实现各自人与群分,岂不快哉?你说呢?我是传播茶文化,致力于打破高溢价,找到值得为之提供最真,最纯,最高性价比普洱茶的茶友的海涛。喜欢我的文字,记得关注我。也欢迎加入我的头条茶友群,一起学习,成长!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