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画作背后的饮茶斗茶茶盛于唐盛于宋

Estimated read time 3 min read

老粗茶的营养价值_老粗茶叶喝了有什么好处吗_粗老茶/

 

众所周知,茶叶是近代中国重要的对外贸易商品之一,享有广泛的声誉和非凡的影响力。 然而,假茶现象也越来越严重,并逐渐引起当代人们的关注。 《申报》刚创刊时,曾发表过一篇专门针对假茶销售的社论。 读来发人深省。 原文如下:

来自中国的产品没有比丝绸和茶叶更多的了。 丝绸仅产于江、浙、穗、川四省; 茶叶仅产于三江、福建、浙江、湖广、广西、四川、云南七省。 因此,茶比丝更有益。 但货品一定要货真价实、价格便宜,销售才会容易。 如果价格高了,你就会想盈利,但如果货是假的,你就会想欺骗别人,但这样只会害了自己。 有什么好处?

近年来,出口国外的茶叶假货越来越多。 因此,英国的所有饮茶者常常互相惊喜,仔细品味品质和味道。 他们意识到近来茶经常被添加有毒成分。 难怪各家报纸都对其进行批评。 根据英国法律,任何以食品为目的出售食品的人,不得在里面放入其他材料。 违法者可以将物品带入公共领域; 卖家也应该受到惩罚。 最近,福建和广州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商店出售茶叶,以及英国人所说的“gaiba”供公众使用。 有识之士发现,虽然以茶命名,但其实它是有其他来源的。 由沙、铁、靛、铜绿、蛤粉等材料夹心而成。 当用铁磁铁测试茶叶时,有四部分被石头吸出,所以知道里面含有大量的铁。 官方得知此事后,立刻对店主进行了指责。 掌柜不公正地说道:“这茶居然是卖给大商人的,不是我造假的,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受责备,这怎么有道理呢?” 事件曝光后,好心人想方设法查明原因,而大商人则将其存放在仓库里。 茶叶总量为1000万斤,以公斤计算,即75000担。 既然大家都知道自己有这么一大笔钱,就先商量了一下,认为还是照例在酒馆里烧掉吧。 大商人害怕了,试图解释原因,说道:“这茶是历年运来的,国家历年都对它征税,当时就征税了,卖了。如果它想当公务员,有什么意义?” 众说纷纭,具体原因尚不完全清楚。 或者说:从今以后,茶叶每进海关,都要查验真假。 如果是纯净的,就会被释放,如果是纯净的,就会向公众发布。 现有的老茶可能属于公共领域。 也许会转移到其他国家,但这件事绝对不能忽视。 看来,今后应该严格规范监管。 但情况是这样的,明年西方商人就不敢购买这种假茶了。 这件事对于福建、广州的商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前面不小心,后面就会有阻碍。 各位商人做生意时一定要互相告诫,切不可再贪图利润。

从整体情况来看,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危害,但是上海却有人冒充复活茶。 今年共有370箱该茶发往英国。 英国官员发现,这些东西都已经腐烂了一半。 和往常一样,他们已经走了。 进入公众。 显然,西方商人也有这个困难,并无意采取其他行动。 前天,上海海关发现了起死回生的茶,娴娴被告知必须被官员烧掉。 听说道家的高深美(境)和体质可以治愈身体,除弊才能创利。

海外追运茶叶,实际上是中国商品中的巨无霸。 如果不加以整治,茶的颜色就会日渐恶化,茶的名誉就会受到损害,贸易的生意也会受到阻碍。 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我看来,中国只生产茶,但现在印度也生产。 它并不新鲜,已经学会了炼制之法。 据说一磅印度茶相当于两磅中国茶。 而且,茶叶纯净,不含任何假成分。 当西方商人比较两种茶的优劣,听说中国茶是假茶时,就会弃其一而选其一,以期避假取真。 这也是人性的必然结果。 如果这样的话,中国茶将来就卖不出去了。

福斯和茶是对中国大有裨益的两件事。 自己辛辛苦苦做的这么假,利润全都赔光了,这不是很可惜吗? 我劝那些从茶叶贸易买(卖)丝绸的中国商人精益求精,谨慎行事。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得到西方商人的信任,才有希望获得三倍的利润。 否则,日本给中国带来的巨大利益都将被印度获得。

愿华商们共同努力,互相鼓励,不要堵住中国的利润来源,反而被外国嘲笑! (《宣言》1874 年 1 月 2 日)

世人皆喜真恶,避免虚假。 但为什么有人愿意伪造呢? 这只是为了谋取私利而出卖人的案件而已。 然而,欺诈并不是长久之计。 它最终会被揭露,惩罚和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假货销售即使取得一时的成功,但如果声誉受损,生意也不会长久。 基于此观点,可以说“初衷是为了欺人,而足以害己”。

制造和销售假冒商品违反道德、良心和商业惯例。 那么为什么它有时会成为一种常见做法呢? 原因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 但至少可以推断出一件事:最初,造假者的投机成功,并逐渐被其他人效仿。 然而,当假冒变得更加普遍时,它将成为行业常态。 普遍存在的欺诈行为掏空了行业的信用基础,导致信誉崩溃。 这样一来,再好的个体户也难逃厄运,一个行业的衰落也就成为必然。 这就是近代中国茶叶因品质差而衰落的历史。 原标题:《清末卖假茶》

有关普洱茶冲泡和保存的知识,请添加美丽的茶艺大师冬冬的微信公众号:dydy400(长按复制)进行交流和学习。

粗老茶_老粗茶叶喝了有什么好处吗_老粗茶的营养价值/

茶馆,又称茶馆、茶馆、茶馆、茶馆、茶馆等。 茶馆的诞生是随着饮茶文化的兴起而开始的。 自宋代以来,我国都市民俗文化逐渐兴起,茶馆应运而生。 随着城市文化的不断发展,中国独特的茶馆文化逐渐形成。

据史料记载,中国人早在汉代就开始喝茶了。中国最早的茶摊出现在晋代。 据《广陵长老传》记载:“晋元帝年间,有一位老太太,每日端着一杯茶,到集市去卖,市场会竞价它。” 可见,晋代时期,市场上开始出现茶摊。 这样的茶摊被认为是中国茶馆的雏形。

随着饮茶文化的发展,唐代天宝​​年间的文献中首次出现了类似茶馆的小店的记载。 唐天宝末进士冯岩,在《封氏闻见笔记》卷六“饮茶”中记载:“开元年间,灵岩寺有降魔高手。泰山,禅教大兴,学禅,任务是失眠,不准晚饭喝茶,各地人做饭喝茶,从此,纷纷效仿,从邹、齐、苍、氐,渐渐到京城,卖炒茶的店多起来了。不行,问一下风俗,投钱买一杯。” 从这段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在当时的城市里,茶铺广泛分布,民间也逐渐形成了饮茶的习俗。 这对我们来说只是熟悉的事情。 可以坐下来喝茶、聊天的茶馆还没有出现。 从晋代的茶摊到唐代的茶铺,随着城市文化的发展,茶馆的土壤逐渐形成。

唐文宗年间,据《旧唐书·王牙传》记载:“太和九年五月……牙等人惊慌地走出永昌里茶馆,被禁军俘虏了。” 可见,唐文宗太和年间,已有正式的茶馆。 唐代中期,社会经济稳步发展,陆羽《茶经》的出版,使“世人更觉饮茶”。 从此,茶馆不仅在传统产茶的江南地区流行起来,而且还传播到了北方城市。 而此时,茶馆已经开始发挥人们休息、吃饭的场所的作用。

粗老茶_老粗茶叶喝了有什么好处吗_老粗茶的营养价值/

宋代是中国民间文化逐渐形成和繁荣的时期。 茶馆的发展,与市场文化的形成类似,进入了空前繁荣的时期。 在张择端的名画《清明上河图》中,可以看到许多对茶馆的描绘。 《东京花梦录》中的记载也显示了当时茶馆的繁荣:“东十字街说,每天都有人到街角去,茶馆每五更就点起灯火,交换衣服、图画、花环、项圈等等,一直到深夜之后,才叫鬼石子……回到草门街,北山在茶馆里,有仙洞,有仙桥,还有女士们经常晚上去那里喝茶。” 南宋时,首都迁至产茶地杭州,茶馆业进一步发展,当时的杭州“茶馆遍地”。 可见,南宋虽然比较和平,但市井文化仍然进一步发展。 而且据文献记载,到了宋代,茶馆除了喝茶之外,还发展出了许多其他功能,比如品尝小吃、洽谈生意、做生意、各种演艺活动、行业聚会等。也就是我们今天所熟悉的茶馆。

到了明清时期,制茶技术更加先进,饮茶方式更加简单,品茶更加盛行。 与此同时,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和人民的富裕,对公民的娱乐文化生活提出了更多的需求。 因此,茶馆的形式也越来越丰富,逐渐成为市民休闲娱乐的必备场所。 尤其是在一些大城市的茶馆里,还发展出了许多耳熟能详的民间艺术形式。

从清末到新中国成立,中国经历了多年的战乱,很多地区的茶馆逐渐衰落,但茶馆文化并没有消失。 在老舍先生的戏剧《茶馆》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社会状况; 在汪曾祺先生写的多篇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西南联大的很多师生对茶馆情有独钟。 当时昆明的茶馆已成为师生休闲的好去处。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茶馆作为文化生活的重要场所逐渐复兴,在各个城市都可以看到茶馆的身影。

老粗茶的营养价值_粗老茶_老粗茶叶喝了有什么好处吗/

“茶兴起于唐,盛于宋。” 在公有经济繁荣的宋代,正如南宋诗人吴自牧在《孟梁录》中所说:“盖房子不可缺少的东西就是柴、米、油、盐、酱,醋和茶。” 茶已风靡全国。 国饮。

除了公共经济的发展,茶文化专家沉冬梅认为,茶盛事的兴盛更多得益于从皇帝到文人官员的整体投入。 自北宋太宗初年初步建立北园(在福建建安,今福建建瓯县)官炒茶园以来,宋朝的贡茶制度逐渐发展到了贡茶的水平。徽宗时期,工艺精湛,臻于完美。 徽宗皇帝撰写的《大观茶论》成为历史上唯一由皇帝撰写的茶书。

粗老茶_老粗茶的营养价值_老粗茶叶喝了有什么好处吗/

同时,在贡茶制度的影响下,宋人改变了唐人的煎煮方法,形成了以点茶法为基础的饮茶方法。 唐代煎茶法的基本流程是根据饮茶人数,将适量的茶饼磨成茶粉。 当锅里的水烧到第二沸时,舀出一个碗,然后将茶粉从锅的中心倒入。 放入,同时搅拌锅中的竹荚,加入调味盐,待水再次沸腾时,将之前舀出的水倒回锅中。 这种所谓“雨花省煮”的方法,与现在人们煮饺子时多次加水的做法类似。 茶煮沸后,倒入茶杯中供人们享用。 点茶的规则是将磨好的茶粉与少量开水放在茶碗中混合成均匀的茶膏,然后将开水倒入其中,同时用茶匙(茶匙)搅拌。

这种泡茶方法最初起源于福建建安民间,后逐渐流行于全国各地。 一向追求精致生活的宋人,进一步发展了以点茶为基础的饮茶艺术,成为陆游诗中的“玩细乳,饮茶”,代表了士大夫的优雅、闲适的心情。 日常活动。 最能体现这种生活方式的精致的活动是宋代流行的斗茶活动,在宋代的许多绘画作品中都有描绘。

老粗茶的营养价值_粗老茶_老粗茶叶喝了有什么好处吗/

流行的斗茶

较早的以斗茶为题材的绘画主要有南宋刘松年创作的《明园赌市图》和《斗茶图》。 据《南宋画志》记载,刘松年是钱塘人,居清波门(又称安门)外,人称“安门刘”。 这位生活在南宋孝宗、光宗、宁宗三朝的宫廷画家,擅长山水画、人物画。 后人与李唐、马远、夏圭并称“南宋四大画家”。

《明园赌市》一般被认为是中国茶画史上最早反映民间斗茶的作品。 画卷中市场左侧,有四个手持汤瓶的男子争茶。 一个人端着茶杯,似乎是刚喝完茶,正在喝茶。 一个正要端着杯子喝茶,一个正端着一杯汤。 瓶子正在泡茶,一个男人喝完茶后正在用袖子擦嘴角。 画面右侧,一名男子站在茶篮旁,一手托着茶篮,一手捂着嘴,仿佛在吆喝着卖茶。 茶篮内有许多汤瓶和茶杯,茶篮一端还贴有一张“上江”的贴纸。 茶》海报。 画面左右两侧各有一男一女,手持汤瓶、茶杯等茶具。 两人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了看正在争茶的四个人。 图中人物栩栩如生,器物精美,宛如一幅南宋市民卖茶、饮茶的生活图画。 刘松年的另一幅作品《斗茶》中,四名身穿雨具、提着汤瓶、茶篮的卖茶人在郊外相遇,然后在松树下支起炉灶烧水,一边喝茶,一边互相斗殴。

老粗茶的营养价值_老粗茶叶喝了有什么好处吗_粗老茶/

刘松年创作此画时,北宋盛行的斗茶活动,经过南航之后,已逐渐消失。 因此,画中所描绘的斗茶场景,不再是北宋蔡襄以来建安受风俗影响的“白茶、杯茶”。 斗茶活动应是黑、彩、浮的。 图中的茶斗核心显然更多的是茶汤的味道。 沉冬梅的研究结论是:“宋代不同时期的斗茶焦点并不一致。但这种茶斗的焦点在整个时间跨度上并不一致。但表演却不是连续的。大部分都是斗茶。”时间上,更多的是一种并行的状态,即两宋时期大部分都有白斗茶和浮茶斗,茶斗不分颜色,茶汤的颜色是白色的。和绿色,豆茶注重茶的香气和味道。”

如果说香气豆茶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比较容易理解,那么颜色豆茶又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 一切还得追溯到早在唐末五朝初期就在福建盛行的斗茶习俗。 这就是唐代冯至在《记珠》中所说的“建人称斗茶为斗茶”。

宋代以后,福建当地民间斗茶盛行。 借助贡茶之名,很快传遍全国,尤其受到宫廷士大夫等上流社会的推崇。 宋仁宗庆历六年(1046年),蔡襄就任福建路运使(相当于今天的省委书记)。 此前,福建路调使丁谓监制的北苑贡茶大龙凤团饼茶已成为北京的名品。 终生爱茶的蔡襄来到建安后,不仅改进了制茶工艺,采用更加精致的原料,制作出精致细腻的小龙饺,还为仁宗在《茶录》上写了两篇文章探讨北苑贡茶的品质。 和烹饪方法。

蔡襄在《茶志》中写到了建安民间斗茶的具体评价标准。 正如他在上一章《色》中所言,“今末世已矣,黄白者淡而重,纯色者清而清。故建国人”经过战斗和考验,纯色击败了黄色和白色。” 这点明了宋人的“褐色”。 但到了宋徽宗,这个标准又进一步细分为“纯白为最高,青白次之,灰白次之,黄白次之”。 《茶录》第一章《点茶》记载:“汤可分四分而停,视为面色洁白,杯上无水痕。”试炼时,先有水痕的人为败者,坚持时间最长的人为胜者。因此,比较胜败时,有云:一水消去,二水消去。 由此可见,斗茶的最终标准是把开水倒入茶粉中,以及搅拌后产生的泡沫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粘在茶杯内壁上。 ,时间越长,水痕出现越晚,获胜者就是胜利者。 这正是苏轼在《姜夔送茶》诗中所说的:“谁先符合水痕”。 茶沫吸附茶杯的专门术语称为“咬杯”。 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也对此给出了明确的解释:“乳雾涌溢溢杯,四周凝而不动,谓之咬杯。”

豆茶的煎煮方法与点茶相同。 两者的技术要求和评价标准基本相同。 唯一不同的是,水腿诞生的早晚,豆茶要高一些。 宋诗中大量出现的“分茶”,实际上是在点茶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起来的高超技艺。 这种技艺起源于五朝时期,被称为“唐戏”或“茶白戏”。 在将茶叶倒入茶台的过程中,用茶匙(茶勺)搅拌、搅动,使茶汤表面出现各种文字。 甚至还有花鸟鱼虫的图案。 这种神奇的茶艺表演在宋代备受推崇,注重审美享受,甚至与书法、琴棋等技艺并列。

斗茶形成的标准影响了宋代人们点茶、饮茶所用的茶具。 由于宋代茶的颜色仍为白色,为了获得更大的对比度来显示棕色的颜色,以前流行的白瓷青瓷并不适合。 福建土窑生产的黑色建盏比较合适。 因灯内壁有细密的玉白色毛发状条纹,从灯口一直延伸到灯底,形似兔毛,故又称兔毛灯。 在蔡襄、徽宗的推崇下,兔毛灯成为宋代点茶、斗茶的必备器具,也成为宋代点茶、茶艺的代表性茶具。 在沈冬梅看来,白茶与红茶杯所带来的鲜明对比的审美趣味,在中国古代是罕见的,也是时代独有的。 饮茶方式与器具相得益彰。 正因如此,学者杨治水发现,斗志衰退的时间与建窑烧御兔毛灯的时间大致相同。

要做的四件事:点茶

刘松年的另一幅茶画《求茶》,生动地再现了宋代文人雅集喝茶、读书作画以及点茶的全过程的典型场景。 照片左边的两个人正在忙着泡茶。 其中一个坐在矮桌上,转动着磨茶机的手柄磨茶,另一个则拿着汤瓶在桌前点茶。 备茶的桌子上,茶杯、汤瓶、茶盒、竹筷、茶具、茶架等茶具摆放有序。 画面右侧一位和尚正在写书,周围两人坐着欣赏。

点茶法原本是福建民间斗茶时泡茶汤的方法。 它之所以逐渐成为宋代的主流茶艺,在沈冬梅看来,至少包括几个方面:“自蔡襄写出《茶录》并通过房寺流传后,由于仁宗等帝王对北园茶及其炒法的青睐,既源于龙凤茶等贡茶作为礼茶价值的不断提升,也源于蔡襄等文人墨客对建安茶及其炒法的推崇。 对测试方法的高度推崇,还缘于大观时期徽宗赵佶亲笔撰写的《大观茶论》,再次全面介绍了晚茶小吃。

点茶法流行后,上层人士形成了好茶必须用点茶法喝的观念,只有劣质茶或粗老茶以及一些地方保存的传统贡茶才会煮着喝。 。 南宋诗人王观国在《学林》卷八“茶诗”篇中写道:“上等茶色白或绿,为常饮;上等茶皆吸”。 ,且芽细,不可取太多,取多了,都是普通的。最好的茶,都是煮熏的,炒熏的,都是正规的。齐集的茶诗曰:“角开香满室,炉火搅动。绿凝。” 丁在《茶诗》中说:“宜细煮,新味更全”。 这是因为吸入了煎茶。吸入煎茶的人就不是好产品。” 而苏轼在《河江奎记》《茶》诗中就有“老妻幼子不知情,半生已姜盐炒”的诗句。 甚至责怪家人不懂得点建安好茶,按照四川传统习俗加姜加盐煮茶。

杨治水研究了两宋的茶诗,发现宋代的清茶和点茶有明显的区别。 例如,陈与义写道:“虎儿汲水添茶入鼎,甘甜胜过巫山的井水。一缕清露,一炉云气,让我觉得这一天会持续下去。”永远》(《玉楼春·清真和尚之家》),陆游写下《雪液》,甘甜从井泉中升起,你自备茶炉煮水。 如果你不再关心任何事情,你将在世上生活一百年。”(《茶后雪》),这一切都隐含着一种优雅的诗意。从器物层面的支撑是,泡茶一般用风炉和筷子,而点茶则多用锅炉炉和汤瓶。”与辽炉相比,风炉自然要轻很多,所以携带方便,也类似到了辽炉。”炉子所用的木炭各有不同,而风炉一般都是用柴火,所以捡起来并不困难,何况在山野旷野更有趣。诗中说: “藤时有石橘,风炉总弃茶杯。”而所谓“茶匙由岩显出,茶具置于溪边,松树在小处燃烧”。火炉,雪花在深处沸腾,中间只有一丝绿色,物外却有深意。 ”不过,在沈冬梅看来,诗歌中的典故往往是滞后的。古人习惯用原来的形象、典故来描述变化后的指称,很难判断实际的饮用方式。另外,当点茶方式成为宋代饮茶的主流方式时,社会上已经形成了好茶要用点茶的方式泡出来的观念。很难说传统的泡茶方法更优雅。

不管怎样,让仆人携带必要的茶具,已经成为宋代上层士大夫外出旅游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石渠宝稷第三集》所载南宋无名画《春游归来图》,正是表现了这一内容。 画面右上角有一座城楼,高柳掩映。 城楼对面,大道入口处,有两个岔路口。 路上骑马的马主人打扮得像个贵族,有两个仆人为首,一个牵着马,另外两个扶着马侧的马镫。 Behind the horse, a group of servants carry big hats, hold wat bags, shoulder tea beds, and carry high chairs. 。 Another servant was carrying a weaving cage, and the items in the cage were “a pair of gongs, a pair of spit bowls, and a pair of alms bowls.” The last bearer carried the food basket at one end of the load, and at the other end was a stove with a charcoal fire on it, and two soup bottles sitting on the charcoal fire. Obviously, the Rong stove soup bottle, together with other utensils, is a set of necessary utensils for ordering tea.

On the other hand, ordering tea has gradually become an indispensable life enjoyment in the homes of literati. An unknown “Character Picture” from the Song Dynasty shows the typical life scenes of literati’s study at that time: burning incense, ordering tea, hanging pictures, and arranging flowers. These are also the “four kinds of leisurely things” that best represent the life and cultural tastes of Song people.

However, this late-tea tea art, which has been used by the Song Dynasty for hundreds of years, officially disappeared after Zhu Yuanzhang, the emperor of the early Ming Dynasty, issued an edict to ban tribute tea. Apart from the unique matcha tea ceremony developed in Japan, it is only known in China. It has become an elegant thing practiced by a few literati. Shen Dongmei summarized the reasons for its demise into four points: it is contrary to the natural physical properties; high manufacturing costs hinder its popularization; adulteration and counterfeiting affect the quality and reputation of top-grade matcha; and the generalization of the art of tea ordering.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tea art itself, perhap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hat people in the Song Dynasty uniquely believed that only by squeezing out all the juice from the tea leaves can they maintain good tea color and flavor. It is not difficult to imagine the meticulous aesthetics and enjoyment regardless of cost behind this. However, as Tian Yiheng, a Ming Dynasty scholar, said: “The lumps and pieces of tea are all from the grinding process. It not only damages the true taste, but also adds oil and dirt. It is not a good product, and it is not as good as today’s bud tea. It is natural. It’s better than your ears.” After that, the era of loose tea came.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