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潮松阳问茶

□孙昌建

 

以前和朋友谈论松阳时,经常出现的关键词就是抗战、师范学校、古村落、民宿。 比如,我以前的同事夏雨晴在陈家堡创办的“飞鸟集”,就成为了民宿界的热门话题。 Benchmark,还有先锋书店。 那天下午,我在老街遇见了浙江卫视的华老师,刚刚得知《诗与远方》节目组来到了松阳,也来到了陈家堡。

嵩阳老街确实有点老街的感觉,不像一些老街翻新后焕然一新,一言难尽。 那天有点像下雨天。 我一撑起伞,雨就停了。 但当我把伞收起来时,雨立刻就来骚扰我。 我浑身湿透了,身上混着汗水和雨水,我就跑到一家叫“山杂记”的餐厅避雨喝茶。 一进门,就有一个大锅,是用来煎茶的。

如果看门面,你不会知道“山杂记”是一家书店,但名字却很熟悉,因为有一本名为《山杂记》的书。 现在的书店基本都是以书籍为封面,茶和咖啡才是主角。 使用一个好的封面并不容易。 后来我仔细看,发现这本《杂记》主要包含四个内容:茶道、书店、手工艺品、杂货。

给我们端了一壶茶,茶的味道有野菜和中药的味道。 从透明的玻璃盆里看去,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些厚厚的叶子和植物的根。 松阳的朋友说这叫端午茶。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次喝,所以有很多疑问。 这很符合此行的主题:松阳问茶。

我不问就先喝了三杯,心里很不爽。 这让我想起了“双劫”时喝的那一大桶茶。 是用竹勺舀的,你喝我也用同一个勺子。 ,今天看来很不卫生,但当时也不过如此。 三伏天喝这样的茶,确实能解渴、消暑、消除疲劳。

我平时喝茶主要是为了解渴,功能比美观更重要。 我常常觉得喝工夫茶不够解渴,尤其是在炎热、闷热的日子里。 这端午茶似乎没有茶的形状,我心里有点纳闷:这也能叫茶吗? 一边聊天,我又喝了几杯,看上去很贪吃。 当我还不满意时,就叫我去买东西。 我想如果我能把茶随身携带就好了。 逛街的时候,看到很多卖端午茶的小店,这就是小黑板的主打产品。 晚饭前端上了一大壶端午茶。 晚餐后,与当地朋友聚会的话题依然是端午茶,切入了主题:松阳问茶。

我们先来问一下端午茶。

经过询问才知道,每年农历五月初五,松阳家家户户都会到山林里采集药材和灌木。 除了大家熟悉的菖蒲和艾草外,其他基本都属于中草药科:车前草。 草、鱼腥草、半夏、黄连、薄荷、紫苏等,还有桑叶、绞股蓝、野菊花等,奇怪的是还有一些树片,还能看到年轮的痕迹在他们。 一一洗净晒干,择端午节炒。 他还说,这个锅里最好先把煎饼馅儿炒一下,就像炒茶叶一样,锅里也需要放一些茶油。 好的。 炒完后,端午茶香气四溢,春夏之际,你就能闻到走进森林的香味。 我以为端午茶的材料是中草药,但它却被命名为茶。 这是个好主意,因为请你吃药和请你喝茶是完全不同的上下文。 喝茶固然好,但吃药就有点麻烦了。 问题。 从本质上讲,茶是生长在天地之间的南方名木。 这符合粗茶淡饭的简单做法。 基本上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从这个排名来看,应该是很平常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要在端午节前采摘此茶,有一种说法是,端午节前的植物是无毒的,而端午节这天,蛇虫即将苏醒爬行。出来了,所以用武黄来镇压它。 端午节的祝福与其说是幸福,不如说是吉祥。

第二天,我去了“中国传统村落”上旗村,看茶园。 支架上有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标志。 放眼望去,山谷里长满了大片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让人忍不住想拿出手机拍照留念。 对于这个传统村落来说,确实是无法挽回了,但是茶园还是会召唤人们到这个天地之间的地方,因为茶需要种植,需要管理,当然也包括我们这些茶农。来看看风景。 风景一般,但是有大片的茶园,拍照聊天都很有趣。 时间已经快到六月下旬了。 如果我们在杭州的龙井龙坞地区,夏茶和秋茶几乎不再采摘,但在松阳似乎并非如此。 哪怕收购价几块钱一斤,还是有人卖有人买,这就不错了。 因为那天要早回杭州,所以没有去茶园主人家喝茶。 不过,我想,当我疲惫不堪的时候,我可以坐在农舍里,面朝茶园,偶尔听到鸡叫声和狗叫声,品一尝当地的茶,喝当地的酒。 ,说不定陶渊明做完核酸检测就飞过去了。

从松阳到丽水高铁站,我们乘坐的是网约车服务。 大约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 没想到还要继续要茶,因为网约车司机小李的主要工作还是泡茶,开网约车只是一种爱好。 兼职。 一路上,车经过青山绿水,连田地里都种满了茶叶。 小李说,这是松阳的一个特点。 虽然评价褒贬不一,相关政策不断调整,但小李表示,松阳的茶叶确实给农民带来了实惠。

因为只是闲聊,所以没有录音,也没有做笔记。 我只记得一些事情。 一是松阳拥有浙江最大的原茶交易市场。 其次,松阳是浙江省茶叶种植面积最大、从事茶叶生产人数最多的地区。 当时我就问你家在松阳排行如何。 他说,在数百个家庭中,它只是处于中间。 基本上就忙上半年了。 元旦、春节就开始做五牛早餐,剩下的就是龙井43,这些年他在安吉长期做白茶生意。 小李说,泡茶其实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 他从茶农那里收集生茶,加工后卖给茶商。 他坦言,茶农的日子最苦,其次是茶农,而经销商的风险最大,赚的钱也最多。

最后,小李问我喝茶前是否要洗手。 我说我会洗手但不会洗茶。 小李说最好先用冷开水洗一下。

小李说这话的时候很严肃。 一路上我问了他很多问题,最后加了微信。 这是嵩阳一路上请茶的。 半个月后,我去丽水参加笔会,请我审阅当地的五位作者。 后来我才知道,这五个人其实有两个是泡茶人,一个是松阳本土作家,另一个是新作家。 丽水人,他们问我书艺,我问他们茶艺。 由此看来,一片叶子确实是有故事的,那我就继续问一下茶的艺术吧。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编、在互联网上传播。 否则,本报将通过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